《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02

02

冲田漫不经心地靠着车窗托着腮,任由细软的刘海被毫无章节地掀乱。轰鸣的列车风驰电掣地闯入寸草难生的荒野,四面平坦,没有障碍的大地使烈风可以肆意流动,眼前千篇一律的景色看起来是静止,实际上是因为过于快速地往后移动。眼睛被吹得有点干涩,他眯起眼睛瞟了一眼对面那个白色制服蓝发少女。

空气中拂过阵阵甜蜜的气息,和大战前的气氛格格不入。补充能量的时间对于今井信女来说必尤其珍贵。

“还要多久才到?”

“如无意外的话,大概还要半天。”

“大概,听起来不是个好预兆。”


今井若有所思地抬起头,把最后一口甜甜圈吃抹干净,慢条斯理地拿出地图,顺势把沾满手掌的糖粉蹭上去擦干净。

“你好恶心。”

“我们和松前藩的大名到现在一直失去联络,谁知道现在怎么回事?”

大家都心知肚明,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大概只有几种,最坏的结果是那个小小的属国抵抗不住天人的侵蚀,完全沦陷掉。德川家内部政权早已风雨飘摇,这也许会成为某些人邀功的政绩,当然,前提是他们这队临时收编而成的军队能不负众望地收复失地。

腐败的幕府在冲田心目中即使颓然崩溃也不痛不痒,唯一不满的是,他这次在军队里的职位偏偏比见回组的副长今井信女低了一阶。每次想起这种安排不由得痛心疾首地痛骂真选组副长那个废柴居然让自己屈居于这个女人之下,成为今井信女的直属下属。

“啧!”

“怎么样?小队长,有什么意见尽管向本副长进谏,本副长我会认真地考量的。”

“没有,我在祈祷大名被天人吃掉,然后我轻轻松松去转一圈就可以走了。”

“你害怕?”

“我只是习惯了真选组副长的指挥罢了。”

他们竭力地把立场造成的巨大成见抛开,至少做到了外表上相合,维持着队伍里的协调性。

冲田说着欠了欠身要离开包厢,打算随便在列车上走动舒展一下筋骨。屁股刚离开座位就差点没站稳就摔倒在对面。列车不安地动荡,铁轨和列车车轮的摩擦尖叫声震耳欲聋,甚至可以闻到火花燃起的焦味。列车正在被强行停止下来。

幸得他反应敏捷,单脚撑着着座位以至于没有整个人摔倒在今井身上。今井一手撑着座位,另一只手就在瞬间把太刀亮出架在自己前方,随时要把冲田砍杀的姿态。他们保持着别扭的姿势上下对望,冷冷的,不屑的,极其厌恶的眼神和表情。

“看来我们可能是幸运E,我去前面疑似出事的车厢看看。”

冲田缩起脚站正姿势,重新和今井保持距离,摸了摸腰间的刀准备转身走。

“我没有下命令,不要私自行动。”

“难道不需要去确认一下吗?养尊处优的见回组精英还是乖乖呆在这里和大本营联系吧,反正我也刚好需要去活动筋骨。”

眼前突然降临了一阵永无止境的漆黑,列车被迫改变了原来的轨道,必须穿越很长很长的深山隧道,狭窄的隧道让列车发出的巨响更刺耳和危险。今井捂着耳朵抬头,有种生然在地下牢照镜的错觉。微弱暗红的警示灯和冲田绯红的瞳孔形成鲜明对比,警示灯在映衬下越发黯淡失色。

“要是接听电话的是我们家那个废柴副长,顺道帮我转告一声,副长那个位置归我。”

他嬉戏般地搁下一句话,就自顾地沿着列车的走廊往前面的车厢跑去。今井没有想过要追上去,平静无比地拨通电话。

评论

热度(13)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