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03

接听电话的不是自己平日的上司,今井有那么点意外,只是轻描淡写地掠过这部分,里头的语气似乎隐约掩饰着一丝失望。

“是你啊。”


“这不是你们真选组的私人线路啊,土方副长。”

今井离开包厢,悠闲地踱步在昏暗的走廊四处张望,也向着最前方的一节车厢走去。他们所在的那节车厢只有寥寥数个队长,显得很冷清。因为她和冲田同时出现的时候,大家都明哲保身一般的自动退让。

“我们被迫改了轨道,现在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不马上折回去的话,别说入黑前到达松前藩,还要多浪费一天的时间。去控制台把道岔的方向换回来。”

联络被今井单方面终止,不到一分半钟的通话过程才说了三个字还要被今井不留情面地挖苦,土方黑线地对着挂线的电话生闷气。

过了大概十几秒以后,电话重新响起,来人还是今井,接听的还是土方。

“哦,对了,刚才忘了。冲田说了要是接听电话的是那个废柴副长,顺道帮他转告一声,副长那个位置归他。就这样,再见。”



全程自顾自说,又自顾自地两次中断联系,被冲田隔空插刀,还有来自旁边的佐佐木不咸不淡地调侃大家都非常失策,更让土方觉得糟心,粗鲁地把电话合上带队捉内奸去。

几天前和坂田银时谈起天人,他是何种风轻云淡的态度,转动的尾指不断掏空早已经像溜冰场一样光滑的鼻孔内壁。


“多串君,你真够舍得。换我的话,我一定不舍得让我家两个小鬼去送死。”

“去你的乌鸦嘴,像你这种废柴还不是赖着活到现在吗?”

万事屋老板的嘴巴恶毒得让土方气不打一处来,他把污秽物肆无忌禅地向土方弹去,土方极其厌烦地避开了。不过那个卷毛还是给了他几分自我安慰的理由。因为他也是从战场上打滚下来的白夜叉,即使没有历经过得知有多险恶,但是他活着的事实给了他希望,经常跑去蹭着万事屋老板的冲田总悟或许能蹭到他一些运气。

整列火车从动荡陷入停滞的状态,易于藏匿的深山隧道是个埋伏的好场所,运气相当不济的他们出师不利,此刻成了瓮中之鳌。今井挂了电话后索性奔跑起来。

她估计队友和敌人都集中在最前面的几节车厢,以至于现在她处于的地方想找个对手砍一下也没有。渐渐听见很嘈杂的声音,既有呼吸和喘息声,又有兵器碰撞的声音。今井抽了一口气踢掉紧闭的车厢门,迅速地带出双刀把几个陌生面孔的人漂亮地砍成碎块。有别于其他的队员,今井尤其习惯在光线无法照耀的地方活动,毫无障碍。


其余的几节车厢她留给了队友解决,比起这个她更记挂第一节车厢的控制室。


然而她渐渐接近目的地,却没有呼吸声和喘息声,也没有兵器碰撞的声音,第一节车厢安静得仿若死人去向的世界一样,门底的缝隙蔓延的血液像彼岸花那样生长出来。今井定着神缓缓打开车厢门,隔着门的另一边世界被血洗成修罗场,一片狼藉。

遍地都是死人的气息,除了伫立在车厢中央的冲田总悟。

评论

热度(8)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