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04

“喂,要不要检查一下?”

“不用了,等人来清理车厢就行。”

今井用脚撩动了一下距离自己最近的“东西”,已经不能称作人的东西。隔着长筒靴还能感受到尸体还没有开始僵硬,颈上的动脉被利索地割了一道深可见骨的整齐切口,涔涔的血液在空气里氧化着干涸,她再熟悉不过的场景,可以断定车厢里的人全都魂断于这个男人的剑下。

“这种程度的杂鱼,没检查的必要。”

“真是薄情。”

冲田甩了甩流淌在剑上的鲜血抽离出厮杀的状态,优哉游哉地调侃今井,表情切换自如得比翻书快。

列车正摆着轨道加快速度行驶出深山,车内外平稳得诡异。突发事件来匆匆,去也匆匆,对某类人来说只有餐前小食的价值,事后像什么也从未发生过一样。一边盘算着要在入夜前到达目的地一边继续无聊的等待。和没趣的人呆在一起让冲田感到度日如年,于是随便找了个舒适的座位拉上眼罩睡了。

离太阳下山还有一段时间,冲田被勇敢的部下推醒了。他揉着惺忪的睡眼艰难地爬起来,懵懵懂懂地跟着人流下了列车,穿着制服的外来人和紧张不安的心情一下子就挤满了列车月台。然而他们看到这个小国在开始微微发黄的夕阳下的景象,不由得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熙熙攘攘的人群,吆喝的小商贾,大街上乐此不疲的孩童在追逐,一派平和。

对于原居民来说,装束整齐的一列外来人口才是破坏平和生活的始作俑者。人流警惕地纷纷往两边靠让出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因为他们身上全部带有武器。

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要干什么?原居民窸窸窣窣地私下互相讨论诸如类似的问题,脸上都带着担忧的表情瞪着他们。

冲田觉得一定是自己没有睡醒,顺手拈来附近一个部下不留情地往人家脑袋锤了一下,从对方痛苦万分的表现看来自己没有在发梦。

这完全不是国家沦陷失守应有的气氛。

今井小心翼翼地走在前头,不经意地咳嗽了几声,街上的人神经又绷紧到了一个新的境界,才这么一系列动作就有孩子被吓哭了,年轻的妈妈焦急地把孩子的嘴巴掩住。她下意识把手扶上腰间上的大太刀,人群立刻开始躁动了,以见回组为首的人也继而跟着今井的动作做出拔刀的架势。

冲田跑上去按住今井抽刀的手让她别再丢脸了。

“你这是要干什么。”

“这气氛让人很不自在,还是砍了比较快!呜……”

这种危险的说话要是没完没了地放出去,绝对不仅仅是被人当入侵者围观这么简单了。冲田捂住她的嘴,食指放在唇边夸张地做出让她闭嘴的肢体语言。

“精英的脑子全是浆糊吗?”

他上下打量了眼前这个和自己年若的少女,隐隐约约怀疑她极度缺乏一般人的生活常识。

“我绝对是按照地图上的走,而且火车不可能会走错。真的是有差错,也是你家副长无能的错。”

“我没有问你这个,但是我捍卫你后半句说话。”

冲田把重点放在今井最后一句话,义正言辞地点头,又似乎想起了些趣事,“噗嗤”地一下笑了出来,口吻里讽刺比平时少了几分。他抬起眼,眸子里一闪一闪的。今井神经兮兮的滑稽样子让他不经意想起了件小事。

“精英啊精英,你这跟大乡里进城完全没区别,真丢人。”

他们两个嘀咕完毕以后,双双举高手以表明没有恶意,其他部下也画瓢照做。对峙的气氛渐渐缓和过来。他们得以安然地穿过大街走进城镇内部,寻找落脚的地方。

为了好让今井明白状况,他把这个比喻为休学旅行。


评论

热度(8)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