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05

这座小镇入夜以后有着和江户不一样的风格,相较于江户灯红酒绿的夜景,这里明显感到安静和质朴。入夜越深,小镇睡得越昏沉。过分的祥和让他们有点坐立不安。

冲田倚着窗边循着江户城坐落的方向眺望这座小镇,有种成为被困的笼中鸟的强烈直觉。

“哇,这不是很棒吗?我们只需要来这里观光转几个圈,然后就可以不用对着你们这些无聊家伙的脸孔了。”

在座每一个人心里虽然认同并且这个希望成真,但冲田说话过于无礼,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今井一样置若罔闻地用餐。

其中一个脾气比较暴躁的队长不堪忍受亮出长刀,指着正在把食物往嘴里塞的冲田吼:

“拔刀吧,我让你上战场前殉职。”

“太无聊,我拒绝。”

冲田对着今井耸了耸肩接着说:

“换这个女人和我打我会考虑一下。”

今井压根像没听见。

身为肇事者却顶着无辜的脸孔,提不起劲的口气更是火上加油,直接被冲田忽视的队长怒火中烧,若不是其他人慌忙制止,最后会演变成一场无谓的内讧。旅馆的老板娘见状吓得缩到一角,因为附近连同这家旅馆在内都被他们包下了,所以无处可逃。

“别闹太晚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要找大名问个一清二楚。要是到时候能分手快乐,你们再把他五马分尸也不迟。”

今井悠悠站起来,走去拉起瑟瑟发抖的老板娘的手要从大门离开,她整个人僵硬得步子迈开有点艰难。顺着今井的故意拉扯绕道到暴躁的队长旁边,听见这个蓝发的冷淡少女低声地忠告:

“别在这里和那个男人认真,你会死得很惨。”

僵持不下的气氛随着人们离开而不欢而散,惨剧最终没有酿成,勉强安然地度过了第一晚。

入睡甚早的城市醒来得格外早,对于呆在江户好多年的人来说,这里的人作息时间接近原始人的规律。

也可以说冲田很少有早起的的时候,他走路的时候大脑还在睡梦中数着土方的尸体。由于昨天的外来者入城事件太轰动,一黑一白的制服太有标志性,他和今井走在路上显得异常扎眼,路人都刻意回避着他们两个。毫不费力就直达到大名府上,侍卫很有礼貌地为他们引路,过程畅通无阻,一点也没有想象中手续复杂。

今井从旅馆老板娘的口中得知,这个小国一直都保持着现在安逸的姿态,别说被入侵,连犯罪率也非常低。

她确信老板娘说的都是真的,还有耳边传来的抱怨声也是真的。

“烦死了,你这种上司会让乡下的妈妈哭的哟。”

“我没有亲人,反正总比你在旅馆捉弄下属好。”

“切……。”

“你也察觉吧,我们现在就像笼中鸟。自从进来这小国以后就一直无法和身在江户的高层联系。说不定你乡下的副长担心得团团转了。”

“那个青光眼怎么可能,他的脑子里只有蛋黄酱,连脑浆都是蛋黄酱。”

冲田撇了撇嘴,不再和她进行无聊的拌嘴。

城府颇具规模,不见尽头的走廊迂回曲折。沿路风光像画卷铺展延伸出去,精致的假山清澈的池水,茂密的树林开始微微泛红,时刻传递着初秋的信息。早晨的气氛有点水凉,冲田忽然忆起真选组之前提起过秋祭会出任务,他当时还暗暗打了个翘班大作战的如意算盘。

“感觉落叶比之前多了,过些日子就可以堆起来烤番薯了。”

好青年山崎打扫院子到达了一个忘我的新境界,差点忘记了关乎自身安危的任务。要是对某不知名的盆栽照顾不周导致死亡的话,那在冲田总悟归来那天山崎也会连同这盆植物一同归西。他急急忙忙跑向冲田的房间,因为只有清晨才是浇水的好时机。

还有几步之距,他听见副长连续几下喷嚏声从敞开的房间里传出,接着是他的自言自语,抱怨冲田总悟那个臭小子在说自己坏话之类的,身为监察的山崎要听清楚自然是小菜一碟。

“副长,请小心身体,现在只是一时联系不上冲田队长而已。”

土方慌张地把身后的玩意推向阳光照耀到的地方,对着神不知鬼不觉冒出来的山崎如常地吓唬着顺便揍了一顿。

“只是天气凉了,有点感冒而已,谁要担心那个混小子啊?”

评论

热度(8)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