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06

清凉的早晨随着时间流逝而消散,太阳逐渐爬上头顶正上方。

在正殿跪坐耐心等了超过三小时,大名的影子都没见到。期间看守的侍卫换过一批,他们两个几次问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大名本人,却被重复的答案敷衍过去。

冲田不耐烦地站起来大摇大摆地走出正殿,方向却是和离开的大门相反。与其继续浪费时间白白等待,单刀直入当面询问才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今井也无声地认可,站起来正要跟上冲田。

在场的侍卫当即上前阻扰他们两个,冲田转过身例行性地请示上司,尽管毫无敬意:

“哎,麻烦了,怎么办?”

“砍了比较快。”

今井毫无表情地拔刀准备大开杀戒,根本不把侍卫放在眼里。

“喂,等等。你后面……”

冲田煞有介事地指着她身后,今井转身顺着他指的方向见到个气喘吁吁受了伤的人,痛苦地捂着腹部流血的伤口,他们依稀地认得这个路人甲是最先和他们呆在一起的侍卫。为了摆脱穷追不舍的士兵逃到正殿向他们求救。

“我去摆平。”

忽又冒出来围攻的士兵多了不少,稍有不慎就容易被围殴致死,看样子这个国家果然要比想象中棘手。冲田首先反应过来,抢在今井动手之前闯进人群,迎面直击追兵的斩杀,以防这个可怜的侍卫遭人灭口。

被抢先一步的今井不怎么服气,转身华丽地划了几刀秒掉两个侍卫。急匆匆地向着大名的寝室飞奔而去。今井路过的地方都有她的清剿痕迹,城府内微微泛红的秋叶映得深红越发浓重。

她稳稳当当地驻足在一扇拉门前礼节性地高叫:

“大人,德川幕府的人求见,失礼了。”

行为却远不如客套话一样有礼,连门也是用刀劈开的。她定神大致扫视了一下偌大的房间内,没有人的气息。素来直觉敏锐的今井径直走去把正中央的屏风一把拉开,眼前的光景不禁让她皱了皱眉头。

从衣着上看来就是这个小国的领导人无误,约莫五十多岁,面容和身体特征和今井看到过的照片一模一样。直挺挺地躺在榻榻米上,匕首正中心脏位置,一击毙命。脸部还保持着惶恐和震惊的表情干瞪着眼,堂堂一大名就这样狼狈地死于非命。

今井冷漠地收起刀退到一旁,以免踩到被大名的血污染到的区域。安静地守着这具尸体,闭上眼睛倾听这座城府的凄厉尖叫。

待到尖叫完结的一刻才张开眼,没有朝气的瞳孔映着的是安然站在门口的冲田,旁边还有那个被救下的侍卫。今井若无其事地抱着双臂总结了一句眼下的状态:

“大名就躺在这,我们来迟了。”

“嗯,看来我们有必要养成早睡早起的良好习惯。”

冲田没有营养地自嘲了一句,上前蹲下观察。对过早就被血污洗礼的人来说,会对人类死亡形成一套独到见解。艳丽的血液颜色不难辨别出这个大名才断气不久,房间内除了今井有限活动过的痕迹以外,其余每一件物品都整整齐齐,窗户紧闭着。死者的表情仿佛诉说着行凶者是个出乎意料的熟人,行凶者应该是这里了不得的人物,才能轻易杀害大名还能从容地由正门离开。

即便是这样他们也是光凭猜测,因为他们两个对于这个风雨飘摇的陌生小国一无所知。冲田抬头恰好对上今井的视线,最终都齐刷刷把充满疑惑的视线落到刚才向他们两人求救的侍卫身上。

评论

热度(6)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