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07

今井二话不说把刀架在被救下的侍卫的脖子上:

“你知道是谁杀的,快说。”

侍卫连忙跪下,希冀地问道:

“你们是德川幕府的人吧?我们等了你们很久了。”

“是。”

今井见状把刀收起,静静听着他娓娓道来。

“原本这个小国一直都相安无事,和天人偶有些正常的来往。但是天人带来的一种叫转生乡的东西悄悄流行起来。前不久天人突然对我们宣战,邻国都因为怕殃及自己纷纷表示中立。我们已经第一时间向你们请求支援保城了”

冲田不禁心里“咯噔”了一下,在真选组就经常在大大小小的事件里接触到这玩意,涉及到这种毒品就代表准没好事。

“然而没想到大名的弟弟染指了毒品,甚至会私下做买卖,和天人勾结。他屡次劝大名大人投降,甚至争执了好几次也没法让大名大人弃城。”

“难怪这里和外界的通讯全被切掉了。于是那人就杀了你们的大名啊,真是个了不起的废物,啧,那废物往哪跑了?”

无须多说,之后的事情发展可以猜到个大概。无缘无故增加了工作量,冲田有点恨得牙痒痒,还包括他本人对于这种毒品也是痛恨至深,一心磨刀霍霍向猪羊。

“他们带着叛变的士兵往西逃出城,那里是天人的据点。”

“人数呢?”今井冷冷发问。

“我真的不知道。”

先不说这个人是否可靠。但他们面对的情况要比短短的几句叙述复杂恶劣得多。一国之主没了,窝里斗带着叛兵走了,国民还浑然不知情,和江户的人无法联系……然而这些都已经无法仔细慢慢考虑。他们发了疯一样冲出这座只具有空壳的府邸,为了节省时间,侍卫带着他们去到马厩,策马奔去城门。

城门早就被塞得水泄不通,有一车一车的货物,还有大批的士兵光明正大地往城外赶。有些人认出衣服最华丽的那个带头人,是这个国家里了不得的人物。

叛兵的队列才离开了一半,今井他们带着自己的人追赶而上。叛变的首领,也就是杀害大名的弟弟见到有人围追堵截,更慌忙地加急逃跑。

“关城门。”

今井边赶路边大叫了一声,可她原本的声线就不适合这种人声鼎沸的场合,没人能听清楚她说的是什么。她抽出怀里的枪举起打了一发子弹,武器的巨响独有的震慑力让喧闹声音生生压了下去。她把话又大声重复了一遍:

“不想死的话立刻把城门关上,前面的人给我站住。”

话音刚落,警察组和其余的士兵团团围住还想往城外赶的士兵。冲田也早就冲到最前面守着城门最中央,谁要离开先踏过他的尸体。

被他和今井所救的士兵试图说服这个国家其他不知情的人相信面前是一群叛国的士兵。叛兵里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站出来狡辩,反过来质问他们,因为他们并不是这个国家的居民,形迹可疑。

冲田二话不说跳下马走到运载货物的马车旁,把包好的货物包装划开,白花花的盐巴顺着口子不断涌出来。

“其他货车装的是粮食和兵器,大名已经被他们杀了,不信可以跑去大名住的府邸围观他大字型躺在地上的可怜样子。你们还在磨蹭个什么?”

在场的居民又一次沸腾起来,这次掺杂更多的是恐慌和不安,对于长期习惯安稳生活的他们来说犹如末日。城门这才缓缓地落下,嘎吱嘎吱的声音更是让人烦躁不安。剩下的叛兵在无论人数还是实力上都处于下风,也就只能弃械投降,任由处置。

就这样花费了他们不少时间,于是在他们登上城门上的时候,成功出逃的叛兵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往西的区域是一带茂密的树林,对于熟悉附近一带并且早有准备的人来说,要穿过树林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换句话说,他们是不可能追上了。

他们两个看着那个方向沉默了许久,没想到就这样子折腾了一天,还是白白折腾了一天。这个时分的太阳也在西边,冉冉落下的夕阳带给他们两个的是无限的挫败感。

“撤吧。”

“理由?”

“官比你大。”

万一这群叛兵和天人联手,单靠他们可是抵挡不住,更别说他们现在背对的这块土地的人天真得让人无所适从。从任何角度看他们都不再应该执意逗留在这里,还不如回去重整一只更强大的军队。今井再次强调了一次:

“撤。”

冲田转身背对夕阳,眺望着这个命运多舛的国家,有种不言而喻的无力感。他想起了在炼狱关闹事的某个日子,脱口而出说了:

“守。”

“你搞清楚状况,我不是那个让你为所欲为的副长。”

真选组的光荣事迹连今井也听过不少,炼狱关的事也是。

“他们要折返回来夺城,绝对不会让我们有时间喘息。”

“问题是我们真的能顺利回到江户?铁轨只有一条,还是一路走到底。来的时候就有人在列车偷袭,既然他们是早有准备,铁轨早就给你拆了。”

晚霞也开始挣扎着褪色,和悄然而至的夜幕进行无声的斗争。就好譬如他们现在举步维艰的现况,谁也无法说服谁。无言相对到最后,唯有不欢而散。


评论

热度(5)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