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09

天才刚亮,除了守夜以外的幕府军,剩余在睡梦中的全被叫醒了。一个个原以为能在今天启程回国的人,头顶都遭到冷水盖浇。

今井在最后一天临时改变主意,旁边的冲田反应出乎众人的意料,像未卜先知一样出奇地平静。

“都给我好好听着。”今井用力地把手掌拍打在桌子上早早就摊开的地图,所有人都屏神凝气地把视线落在地图上。

“即使是撤,我们也不能安然无恙地回到江户。这两天内已经确认了车轨如同冲田说的一样早就被拆掉了。还有的是早先收拾细软出逃的本国居民在境外被杀,我们的物资仅够让我们可以沿途顺风顺水地到达,但是无法预计中途滞后要花费多少时间,守在这里也是个选择。”

这些的确是不可忽略的理由,这两天都围观过冲田和今井争执的人,已经听过冲田提起过数次。没有人能搞懂他们两个是葫芦里买什么药。上次刚入住旅馆差点和冲田打起来的藤原挺身而出质疑今井的决定:

“你说的以上几点的确值得忧虑,虽然要花上些时间和艰苦一些,不过我们可以走一条能在途中补充物资的路线,也能借机回避不必要的厮杀。我实在想不明白副长你为什么要听冲田所说做这种荒诞的决定。”

“我什么时候包庇他了。”

“我明明没有说这种话。”

“那你就是映射我在包庇他。”

“副长大人,我真的没有。”

话题扯到另一个次元里去,藤田被今井犀利诡异的跳跃思维弄得说不上话。

今井不耐烦不高兴不满意地拔出腰间的大太刀,直直地连同地图和拙计一并捅穿,尽管表情一如既往没有任何起伏,口吻却不容有一丝异议的威胁:

“谁不想留守可以马上走。”

全场突然鸦雀无声,一路沉默的冲田终于才有了点反应,就是把插在口袋的双手摆成了一个摊手的无奈姿态。今井得以继续说下去。

她和冲田在午夜时分石破天惊地相处融洽,意见一致地讨论了很多,也就是现在今井对他们所说的应对方法。兵分三路,一方联系,一方留守,一方迎击。赶去旁边的中立小国以幕府的身份要求他们,提供支援或者开放城门收留一部分居民,至少可以摆脱这里的通讯限制联系上幕府的人。留守的人负责稳住本国居民,调配本国军队,最后往西面逃跑的叛军整顿完毕后和天人联手进攻,在没人阻拦的情况下可以长驱直进。

“谁来截击从西面进攻的敌人。”

“这种粗重活让我来吧。”

冲田自动请缨揽下任务,如果土方副长在场的话一定会狂奔出去看看日出是不是在西边升起。今井停顿了一阵注视他,脑海莫名翻涌起一些莫名的场景一闪而过,于是拼命地打散自己不断向外发展的延伸性记忆,机械性地点了点头默认冲田接下这个任务。

散会后每个人都急忙地奔波着。最终他们非常有效率地在当地某个用作祭奠,最热闹最人烟密集的地方,和松前藩国的临时将领顶下友谊之约,在边上的冲田骑在马上看得一清二楚,长达几天对他们的疑虑被一下消除,转化为众人感激的欢呼的场面。作为男儿的将领兴高采烈得热泪盈眶,要不是因为对方是个女人怕被取笑的话,真的会泪流满脸。很不幸被冲田抓住把柄没心没肺地开他的玩笑。

冲田是最后一批出城,这次送别他的没有他的两位损友,有的是满怀着希冀的居民,以及那天被今井吓哭的孩子挤在人群中奋力地挥起他的小手,努力地让冲田见到。冲田看着他有点哭笑不得,扯了扯嘴角做了个V字手势。

来了这里以后,今井一直都被同一个熟悉的梦缠绕着,梦里的场景和此刻的场景毫不相干,只是感觉说不出的相似。她养成了个奇怪的习惯,她从不向人道别,当然她已经很久也没有和别人道别的需要了。

和孩子隔空传言足够后,冲田回头看到视线落在这边并且严重发呆的今井,他俯身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今井才收起脸上不经意的茫然表情。

“我很好运的哦,每次最危险的时候都会有转机,就像八点档里面有英雄搭救那样。我分点运气给你们。”

结果他的胡言乱语遭了她一记白眼,冲田不爽地咂舌了一声,面瘫又做出刚才那个剪刀手手势。

“那回头见了。”

看着他渐行渐远,今井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觉得不要说比较好,手很不自觉,差点就伸了出去也跟着做出剪刀手手势。硬是压抑神经地把手收回来搭在剑柄上。

评论

热度(6)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