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10

天亮又到天黑,对于处于非常态的人来说分分秒秒都是煎熬。今井几乎没有离开过城墙上,而是在上面闲得慌地踱来踱去,不论是好是坏,到目前为止还是沓无音讯。又一次淹没在相似的夜晚里,容易让人回忆起相似的景色里事情的所有细末。

“没什么可以忧虑的,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毫无根据的,理直气壮的,不知天高地厚。然而最后让今井真真正正下定决心改变主意的是这句在她看来很荒谬的话。昨晚这个时分冲田就是一脸风轻云淡地叙述,像是个既定而又平常的事实。

她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流连过的地方,奈落三羽,见回组,德川幕府……整理出的结论,她还是适合当单纯的杀人工具,可有可无。

有点羡慕他了。

今井抱着太刀靠在墙壁坐下,愈加凉薄的气温预示着不久后就进入深秋,她不禁拉紧了外套保暖,无所事事的等候让她不经意地意识开始模糊,很快就坠入重复不断的梦里。

尚处于年幼阶段的女孩,披散而下的藏蓝色长发,猩红的眸子是暖暖的,耳边尽是让人心绪不宁的喧闹,旁边的人流急匆匆地走。女孩挤在当中跌跌撞撞,艰难地站稳身子,抬起头挥挥手,对着将要离开的人依依不舍地道别。紧接的是漫长的等待……

她皱了皱眉,就醒来了,有路过的士兵看见她在户外睡着了也不敢打扰她。她抹了抹脸上,原来已经被晨露沾湿。早晨的天灰蒙蒙的发亮,天黑又到天亮了。她伸着懒腰走到边上扫了几眼城墙外,依旧没什么异样,平静得很,就转身打算回去旅馆补充糖分。

才没几步,城墙上的人都像定格似的停顿了。巨大的炮响把未经世事的小国震得有点地动山摇。今井马上反应过来回到原来站的位置,一把夺过旁边士兵的望远镜,眉头深锁地透过望远镜看着巨响来源方向,由于距离太远,只能勉强看清黑压压的一群混杂着尘埃和浓烟。今井阴沉着脸的人说:

“竟敢这么张扬地从正门来,真是太瞧不起我们了,城墙上的大炮瞄准他们,一靠近就把它们轰成灰,然后……”

今井单手搭在剑柄上继续补充:

“一个不留地给我砍……”

话音未落,另一股枪声从西边传来,今井挪了一步转过去,脸上迅速地掠过一阵不安而又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旁边的士兵担忧地提醒:

“那个方向不就是冲田带队前往的方向吗?看来那边不太顺利。”

“现在难道不应该先担心一下自己吗?在怎么说也是他自己选的,他不应该有怨言才对。快去疏散和确保其他居民的安全。”

士兵在今井的催促下奔跑着去了。

炮台准备就绪,队列也在等候城门大开的一刻冲刺出去。

无形的压力一下子落到她柔弱的肩上,无缘无故担起这个小国的命运真是倒霉透顶了,她自问比起这种事情,更擅长从事只需要名字,样貌,地点即可进行没有后顾之忧的杀虐。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情绪不如从前冷静。唯有更用力地攥紧腰间上的太刀,是她多年来获得安全感的唯一方法。

“开火”两个字正要从她喉咙爆破而出,有人却突然在大声制止喊“等等”,害的今井为了把命令及时咽回去弄致咬到舌头,她捂住嘴巴愠怒地盯着那人,那士兵竟然有点喜出望外。

“真的等一下,今井副长你来看看。”

像是命运里出现了契机让齿轮得以相互影响地转动起来,也像秋风作祟转动的风车原本的方向强行改变。

冲田平时看的那部八点档叫什么来的?今井拿起望远镜眺望的时候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是这种无关紧要的疑问。到底是冲田真的借了运气给他们,还是说他真的能未卜先知呢?

两者之间的距离愈渐拉近,有人开始暗暗小声地欢呼,今井确认了一遍又一遍以后,放下望远镜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悬起来的心脏得以放下来了。

厉鬼的神色,标志性的香烟,真选组的黑色制服。招摇的车队停到城外的门前,土方十四郎下车很拽地把车门揣着关上,仰起脸对着今井等人大呼:

“快给我开门,真选组例行检查。”

出场真的像及时登场的英雄一样拉风,心里暗暗感叹今井走到炮台前目无表情地对准他一人发射了一炮。不过角度还是稍稍歪了一些,常年受到专业训练的人不但没有受到伤害还龙精虎猛地炸毛地念咒语:

“靠,芝麻开门。”

评论

热度(7)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