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11

是个不错的发展。城门慢慢打开,两位副长分别在城内城外对立而视,城内的人禁不住有点欢腾。只是今井不会像佐佐木一样客套地嘘寒问暖。

当然土方也不会给见回组的人什么好面色,自顾在人群里四处张望。这个男人与生俱来的直觉告诉他,事情远比他看到的不妙。他摘下烟蒂冷淡地质问今井:

“那小子翘班了?”

“有汽车真好。”

就料到土方一副来问她要人的态度,今井并不意外。她忽略过土方直接走去钻进车里发动引擎,没有驾驶证的她胡乱踩了一下油门,汽车就横冲直撞地向着西边冲了出去。土方眼疾手快拉着车窗同步奔跑着对今井气急败坏地吼:

“快停下来。”

“为了节省时间我们边走边说吧。顺便征用一下你们的车队。”

“分明只有我一个人在跑,话说你是不是无证驾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完全进入树林区域以后,满眼尽是葱绿,可见范围内没有一只鸟兽。路面相当不平整,汽车行驶得尤其艰难。

捣鼓了好一阵子今井才知道哪个是刹车油门,汽车的使用权才得以物归原主,她若无其事的表情完全没有任何反省的打算。土方气喘吁吁地听她极尽简短地归纳离开江户后的这段日子里发生的事情。

“事情就是这样子了。”

叙述被轻描淡写地划上了句号。中间省略过多,不过土方把主线都能弄清楚就足够了,有冲田总悟在的话,这种超越常理的发展才是最合理的,他在思考他到底还能活着回来受罚没。

今井敏感地靠向车窗,深深嗅了嗅弥漫在空中异样的气味。没过一阵汽车颠簸变得更严重,尸横遍野的景象渐入视野。而且不知不觉间距离其他人太远了,今井从倒后镜瞄到后面有一支小型火箭炮,黑色的金属外壳闪着独特诱人的光芒,火箭炮正在对今井招手。

那是土方出发的前顺手把冲田随身携带的常规杀伤力武器带上的,虽然他有犹豫过这样会不会让自己的性命承担额外的风险。毕竟武器的危害性终究是无法估计的,尤其是落到同样是抖S的人手中就更加不可估量。土方脱力地沉下脸,看着今井爬去拿起火箭炮纯熟的组装起来,不由分说向后面乱发炮一通。

爆炸的巨响从树林某处传来,冲击力掀起的热浪掺杂着硝烟推送去每一个角落。大片树叶因为震动掉落到冲田的脑袋上。他伸手扫走头上的树叶,顺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在树林里流连了两天,素净的脸庞蹭得脏兮兮的。他们与别的人被迫分开了,和八九个士兵登上了一个小山坡,依靠高处的茂密植被掩护,此刻藏匿着喘息。

“从刚才开始就特别吵啊,为什么总感觉这爆炸声似曾相识的。”

没人回答他,冲田收起眺望骚乱那方向的视线回头看自己队友,一个一个都累得答不上话。他们在明敌人在暗,人数也处于劣势。不是每个人都像冲田那样把这当虐菜虐得不亦乐乎,一路上光是专心防守就够呛了。

“我们走的时候他们追得很紧,一定会走这条路的。难得现在占了地理优势能事先看到敌人的举动,珍惜这机会把我们吃的苦头还给他们。”

零星几个人用力地点了点头。

“虽然我知道你们都累了。”

冲田说完没多久就跳上马鞍,带头的那个天人长相奇形怪状,远远就能认出来。按照他设定的剧本一样敌人走在他预想的路线上,他动了动手指,引爆了埋在那条路线上的地雷,随即争取他们还陷在慌乱短暂时机往山坡脚下冲去。因为他们走的时候太匆忙,埋下的地雷比较随意,也导致了实际效用会减弱。

敌人捂着嘴巴提防袭击,滚滚浓烟干扰着他们的视野,得知他们只有几个伤亡,不禁侥幸地骂骂咧咧了一句重整声势。

“蠢死了。”

他冷不防被冲田从侧面斩掉整条手臂,嘴巴里的骂声还未变成尖叫破口而出,冲田却连这点时间都一把剥夺紧接着往他喉颈补上致命一刀。

“这么大声分明就是在告诉别人你们的所在位置哦,蠢货。”

最笨的一个先被干脆利落地拿下,在浓烟里的敌人还糊里糊涂地不知道爆炸后的战事早就开始了,动静越来越无法遮盖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待到浓烟散去,已经成了七零八落的光景,人数占上风的优势渐渐要失去,两边陷入了厮杀的胶着状态。

连续两天被人掌握主导权的不间断消耗战,使得冲田这边的人渐渐感到力不从心。其中一个受的伤比较重,支持不住险些堕马,冲田刚好在最附近,想也不想跑去一把拉扯上来。只剩单手的他身上全是破绽,作为最棘手的存在,敌人这刻纷纷锁定他作为最优先目标。


评论

热度(9)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