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12

正面的敌人步步逼近中,冲田拉扯着队友后退几步打算稍作回避,敌人却在后面一拥而上。他不得不用刀把瞄准要害的几击挡下,被逼至敌人围成的圈内。

敌人早就在之前的几次交锋中因为冲田吃了不少苦头,这次誓要把他一举拿下。他身上最大的破绽就是明明自顾不暇,还要不自量力要帮别人。冲田咬牙切齿地盯着他们,恨不得把他们当场全部剁成肉酱。敌人没有遮掩地打了打眼色,索性利用他左手拉扯的那个队友作为诱饵。他连忙挥剑再次挡开攻击,勉强用身子护着队友,这次左手不幸运地被利刃正中地砍到,血流如注的手还没舍得放松。

他估计这次真的死定了,可扎克斯是先把克劳德救下了才壮烈牺牲的英雄,为何他就这么失败连救一个队友也做不到。一瞬间内他的脑海里掠过许多许多人的面孔,乱七八糟的杂念充斥脑袋,最后以三叶的倩影结束。他咬紧牙关要突刺情愿来个鱼死网破。

最前面轻敌的几个人冲田还能歼灭,蓄势待发在后面待机的恐怕只能同归于尽了。

整个树林又因为骚乱颤抖了一下,大片大片的树叶哗啦啦地飘下。冲田突刺的动作凝在半空中,瞪圆双眼目睹敌人被一辆毫无逻辑可言的汽车撞飞。

司机还不忘炫耀了一下车技,来了个急转弯把还傻愣的敌人撞飞又解决了两个。车上的人风度翩翩地走下来,豪迈地砸上门,在确认完毕冲田还活蹦乱跳以后,一个悠闲地换了口烟点燃,一个优雅地整理凌乱的长发。

多日不见,冲田总悟仍旧狼狈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啊。

土方吐了口烟,笑得嚣张地更正了一下事实:

“总悟,迫不及待地要去见阎王吗?”

“我怎么可以比你早死。”

“现在可不是下午茶时间,让我先砍几个可以吧?”

“你分明早就动手了。”

他们两个还在叙旧,今井迅速把腰间的双刀抽出,像轻盈的蝴蝶一样舞动武士刀,翅膀震动一下就倒下一片敌人。土方也势如猛虎地冲进那堆刚才花费心思下圈套的人群中,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冲田则是跳下来,优先把受伤的队友安顿在不起眼的角落,交给后面很快会赶到的真选组。

这才觉得手臂痛得有点麻木了,冲田现在只剩一只手。他疲惫地回头抬眼望,一鼓作气在敌阵开辟道路的两个副长摆好架势守在自己跟前,防止别人趁虚而入。原先针对并把自己包围的一圈敌人被他们两个打得一个叫落花流水。

不过他还有一只手,足够和他们并肩作战就可以了,足以对付残余的敌人绰绰有余。于是脸上又亮起意气风发的笑容。

为了节省时间把敌人一网打尽,他们还需要一个人做诱饵,这种工作当然是由冲田总悟,来帮土方十四郎完成。他一脚把土方踹出去中间指着他高呼:

“你们看哦,这是真选组的鬼之副长土方十四郎,快把他抓回去吧。”

好不容易有个帅气的出场被冲田一脚尽毁了,土方气炸了。可是那些白痴都听冲田总悟那笨蛋说的往自己这边涌上前来。不知死活的白痴直来直去从正面进攻,土方不忿地弯下腰避过,空出来的位置让给了身后的两个小鬼填补,借着他的无奈掩护,从身后漂亮地一跃而上挥剑秒掉……

下场就是战事结束后冲田被土方狠狠训了一顿。

“痛……痛痛痛痛痛死了,你就不能轻一点吗?”

“你踹人的时候能温柔点吗?

“你是白痴吗,哪有踹人还会温柔的?”

对哦,土方想通了这个道理,这个命题很奇葩。冲田对土方的训话素来左耳进右耳出,土方说累了也不和一个刚死里逃生的笨蛋计较下去。

他的手臂不太妙,出血量比想象中严重。医疗物质匮乏的情况下只得摘下自己的领巾简易地包裹了一下,绑的时候故意用了点力,好给他教训。因此这两个的吵闹声一直就没有停过。

没料到中途形势大幅逆转,树林这一带被他们弄得一片狼藉。虽然战事提前结束,但是就地要处理的事情也不少。今井指示一部分人去留下记号,让散落在树林其他地方的队友看见后马上回城。

“我们尽快回去比较好。”

土方有点忧虑地催促,尽管冲田咬牙死撑着,但他脸色开越发苍白,不断地冒冷汗,而且他坚持自己步行上车。

回程的路一点也不好行驶,勤劳的司机角色还是得由土方担当,他时不时地透过车倒后镜注意后排座位的人。

冲田深深地埋下头,一手死命按住还在渗血的伤口,偶然因为疼痛低声地喘息得很压抑,冷汗湿透了额前的碎发。理智上他还是知道现在的车厢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但是他倔强地忍耐着些无人能懂的东西。竭力地吸了一口气打破车内的沉默气氛:

“那个人怎么样?”

“先担心一下你自己更好,你也不见得好得哪里去。”今井抱着双臂瞥了他一眼,想也不想就用冷言戳穿他。

“切。”

冲田现在是弱势群体,谁也不能吵赢。沉默又恢复了一阵,良久今井才后知后觉地补上了一句

“不用担心,他是优先送回去的。”

“是吗?”

他似乎放下心头大石地脱力送了一口气,战事和伤痛把他消耗得彻底,身体连和眼皮都是沉重的,眼前甚至出现了重影。因为体力不支连按住伤口的手也滑脱,整个人向前倾倒。

“总悟。”

土方扭头担心地喊他的名字。

“嗯。”

今井应了冲田一声,算是最后给他一个安心的回复。及时地伸手接着昏过去的冲田,她没有刻意窥探他现在的表情,单纯扶起并借了自己的肩膀让他依靠着睡去。

评论(1)

热度(7)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