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13

他重游故地了一次。

昏暗的屋内骚乱不断,走路只能凭借直觉。踉踉跄跄地追赶出外,屋外一下子豁然开朗,才惊觉明月还没有消沉,他以为度过了一段没有尽头的梦。重重叠叠的人影,担忧的问候像是回音一样不停在耳边回放。

“不舒服吗?脸色很难看。”

“啊,手受伤了,脸蛋蹭到了。”

“你看,你的脸上和你的瞳孔是一个颜色呢。”

他麻木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擦拭出一手掌清水化不开的诡异鲜红,不留痕迹地浸染了自己的视网膜,从此永不褪色。

“哎呀,脏了,脏了。”

有人不经意地碰了一下他受伤的手臂,钻心的无情痛楚一直在刻意提醒他。

今天大概星期一的早上?

冲田死活睁开眼睛的时候没有见到明月而是见到刺眼的太阳,落在窗边的早鸟梳理羽毛,窗外是带点朝气蓬勃的人声。他歪了歪头转了转眼睛,光线充足的房间很整洁安静。他动了动身手臂随机发出撕裂般的嚎叫,于是松了一口气,无所事事地恢复精神。

没过多久山崎推门进来,看到睡了快两天的冲田醒来又惊又喜。自带解说属性的他被问了几句,就开始滔滔不绝地把这两天的事情都说了一次,那两个人现在正忙得一塌糊涂。后来冲田随便找了个借口支开他,偷偷走到街上溜达了。

他实在是受不了成天病恹恹地呆在床上,而且有些早就打算不再去深思的事情,想要滴水不漏地带进棺材里去,找别的事情去转移注意力是最好的办法。

这里有在深秋来临前举行类似祭奠的传统活动,动乱勉强算是平息下来后,人们惦挂起的是自己原本的日常的生活,街上在为几天后的活动忙碌着。

“哥哥,我长大了要像你一样。”

几个孩子故意挡着他的去路,肆无忌惮的童颜和最初惊恐着防范他们的表情相差太远,短短一段日子就让他们对自己也刮目相看,作为回礼,冲田指了指自己受伤的手臂揶揄着忠告:

“像我一样轻则受伤,重则丧命,像我可不好。”

“既然不好你又去做?你在撒谎。”

“谁知道呢?”

面对孩子撒娇的质问,冲田欺负性质地不断用手刀敲他的脑袋,不久后演变成和孩子堆在街上胡搅蛮缠,无所事事的冲田又跟着孩子们到处流连了一番,算是难得的一次自助旅游。他们指着红彤彤的枫叶说,那天的树叶会比现在更艳丽;他们指着晴朗的天空说,好天气的话能看到银河横跨在头上;他们又指着正在搭建的建筑说,让人眼花缭乱的烟火会在这里放出。

还有将会在湖边举行的篝火大会,按照习俗,们都会邀请他们心仪的对象在旁边跳上一支舞,希望从此能幸福美满。

“所以说你有舞伴了吗?”

“没有。”

“不是吧,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哥哥你的十几年人生我只能用失败来形容顺便白长了这么一张脸。”

冲田僵硬地扯着笑容看矮了自己很多很多的小鬼,几个小鬼似乎有备而来,看来这个世界已经堕落到只能由FFF团来拯救了,还是说要请近藤老大来把当天的情侣一双一对地推进去火堆烧掉好。

还好他们的监护人及时出现,连拖带走地领走自家的孩子回去吃晚饭,冲田才避免遭受更多的奚落。

“总悟,在那里闲逛个什么,害别人到处找你。”

“是的是的,你出现得太迟了,要饿死我了好吗?白痴土方先生。”

“是的是的,那你快点去死吧。”

“是的是的,你得要先去死。”

“是的是的,那回去吧。”

如果不赶紧把他领回去,那会急死无辜的山崎,不出意外绝对还是会麻烦到土方头上。以及,只有土方才能把这只乱窜的野猫抓回去。

冲田毫不遮掩自己的诡异笑容,土方浑身不自在地点着烟火,满不在乎地问他有什么好笑的。他一跃跳到土方前面,背对着他正儿八经地对着太阳宣战:

“你之前不是对我下过在联谊会一决高下的战书吗?现在开始生效,我们决胜吧!”

他得意地扭头看着他,兴致勃勃的。他却被突如其来涌上心头的不安预感弄得不知所措。

评论(2)

热度(9)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