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14

节日算是上天许给这个小国的一点慰藉,这天里的少男少女尤其忙碌,女子比平日打扮得更用心,男子则忙于在这天完结之前寻找伴侣,举行活动的地点早早就挤满了人,有成双成对的,也有暂未找到对象的,在等入夜后的烟火。

不过今年似乎有点异常。

有个玩忽职守的警察混在人群里窜了出来,他就偏偏不挑还没有对象的,在大树下刚刚应允了男子邀请的那个样貌出众的女子被冲田轻浮地拉到一旁,样子真诚得着实让人心疼:

“怎么办?人生地不熟,我该怎么找舞伴?”

“虽然我也很乐意当你的舞伴,可是……可是我才刚刚答应别人了。”

“那有什么?你乐意就不是问题。”他侧着头瞥了男子一眼,男子就忍气吞声地走开了,完全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得逞的警察对女子笑着眨眼放了一下电流说:

“你看,我就说没有问题。”

女子半推半就地一口答应说:

“那实在太好了。”

在完全入夜前的时候,土方以充当维持秩序的目的应约到场,尽管他一边不屑还是一边耐着性子决胜负,暗暗盘算着要给冲田个下马威。怎料他看着面前一幅井然有序的光景,惊呆地任由口中的香烟在风中熄灭,他失态地指着冲田责问:

“到到到到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哟,土方先生你终于到了啊。我等得不耐烦了。”

“你对多少女人出手了啊?”

挤在一群女子中间的冲田摆了摆手,女子就纷纷自觉让出一条路让他行走,土方挤不出任何表情的脸呈目瞠口呆状地望着他停在自己跟前耸耸肩,轻描淡写地飘来一句回答:

“大概,全场吧。”

“你个变态,工作就不见你那么起劲。”

土方感受到来自四周男子的怨恨目光,忍无可忍地敲着冲田的脑袋教训他。

“诶诶诶诶诶土方先生,你不也很乐意奉陪吗,明明是土方先生你的馊主意。”

说到末尾“明明是土方先生你的馊主意”这句话冲田说得特别响亮,四周男子的怨恨目光纷纷投向了始作俑者土方十四郎了。做贼心虚的土方紧张地一把捂住冲田的嘴巴不准他继续胡言乱语。

“好一群流氓警察,我该说土方副长你管教不力,还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呢?”

明显今井也听见他们两个的喧闹,冷漠的脸孔上多了好几分鄙夷。

对内是对内,对外是对外。冲田为了维护真选组自身的形象正经地反驳:

“别随意污蔑,我们真选组副长非常正直,即使出入烟花之地也只是为了套取情报以及打交道,就算在迫不得已的时候发生了关系也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奉献群众造福社稷。”

“我没……”

“你们见回组的思想真不要得,要不你行你上啊,你看我们副长早就上了。”

慷慨陈词的冲田拍着土方的肩以示赞赏和激励。见回组一行人略有所思地上下打量土方,除了今井以外脸色莫名地深沉起来尴尬地干咳着。土方半响才憋出一句:

“我们真选组的形象就是被你毁得渣都不剩。”

“土方先生,我在为你着想,人都老大不小了还是个处(囧)男得多丢脸。你看见回组的副长已经不能用丢脸来形容,简直是悲哀。”

话音刚落,空气就被利器毫不留情地撕裂,几片红彤彤的枫叶被震荡得缓缓飘落,伴随而起的是金属清脆的碰撞声,跟不上节奏的众人才知道今井以电光火石的速度抽刀劈往牙尖嘴利的冲田,冲田也反应很快地把土方踹到一旁拔刀轻松格挡下攻击,围绕在他们身边的男男女女被杀气腾腾的两人吓得四处退散,冲田攻略的一堆对象也一个不剩地散了。

只剩他们在中间互不想让地较真。

“这么能说,快把遗言也交代清楚就乖乖去死吧。”

“我不过说事实而已,你都激动得成什么样子了?要不要我做个顺水人情帮你一把?”

懒得说话的今井紧皱眉头地把剑柄握得更紧,誓要把他当场大卸八块。

人们把篝火点燃,映得会场每个角落都不同平常的明亮,一年一度的活动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依旧有序地开展着每个步骤。倒是来帮忙维持秩序的人快要本末倒置了,在这么发展下去绝对会把节日变成祭日。土方深谙制造事端的人是任意妄为的冲田,在情在理也是真选组的过错,只好出来跳出来打圆场。

“总悟,真选组法度规定严禁私斗。”

见回组一行人见状知趣地上前架着今井的肩膀小心翼翼地拉开她,冲田挑挑嘴角地收起刀不再惹她,于是冲田的脑袋照例吃了土方很多记拳头,这导致了冲田怀恨在心。今井则独自离开了,即使是见回组的人也不敢跟随,默默地目送她消失在人群里。

拜冲田所赐今井的心情异常糟糕,她穿梭地避过一双一对男男女女漫步至湖边,目无表情地依靠在一棵大树下静静地听着属于舞会的喧嚣。

见回组的精英正得以放松地乐在其中,冲田借了土方的名义又到处招摇撞骗,加上真选组副长型英帅靓正的外形一向都广受好评,心甘情愿中了冲田圈套的女子都把土方围得水泄不通,勉强保持绅士姿态的土方被主动热情的女子们吓得拿烟的手都抖了。

“啊啦,堂堂见回组副长居然如此落寞地躲在这里。”

把自家副长整完以后就拍拍屁股撇了,嗅着若有似无的气味沿路找到湖边,这是种独特的本领,花不了他多少心思和力气。

今井闻言睁眼瞟了他一下,手不自觉就搭在刀柄上,她警告他:

“赶紧回去继续你们那种无聊的游戏。”

“那群无趣的女人现在都跑去对土方先生献殷勤了。”

“这么无聊的事除了你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干出来。”

“你敢说你从来都不觉得无聊吗?”

说着冲田微微弯下腰的同时划出前臂递上手,昂起头的他毫不怀疑就肯定对方会接受邀请,沐浴在湖边吹起的微醺晚风里的自信笑颜像上天刻意雕琢过一番。

“当我的舞伴。”

今井终于开始想通为什么他能轻易拿下一群女子。那简直是如画一般的风景,头顶上的苍穹清晰的繁星,汇聚成一条无止境的银河横跨天际,倒影在镜面似的湖面上。邀请的话一出风又起了,撩起的枫叶落到湖里,把平静的湖面敲碎成一块块碎片再也不能恢复成从前。

她犹豫片刻,诅咒驱使本能,本能越过大脑思考,身体不受控制,最终坦然地伸手接受邀请了。

优雅的舞姿很写意,在树丫下专心织网的蜘蛛也停下吐丝的动作,蛰伏在半成型的巨网旁一边观赏,一边蠕动着嘴巴静候猎物被蜘蛛丝缠绕的一瞬间。

评论

热度(6)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