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16

“这样子真的不会有人发觉?虽然行动很不方便,还好这衣服能够把长刀藏起。”

“大名那群人没见过联姻对象本人,你只要装装样子蒙混过去就好了,反正在败露之前你尽量拖延时间。不过我估计人家会嫌弃你所以当场退货呐。”

“嘘!有人来了,这么敏感的话别说那么大声,都给老子闭嘴。”

土方和冲田早就换下制服装作别国的侍卫,因此来带路的仆人并未察觉半分,毕恭毕敬地引领他们到大殿上,两人刚到步就转动着双眼到处搜索要找的目标人物。没想到这么一招就让他们几个这么容易就混了进去,难怪桂小太郎每次都爱用乔装打扮这招在江户窜来窜去的。

“连日赶路到这里辛苦你了,不用一直害羞地低着头,我从未见过你的容貌,请你抬起头让我看看吧。”

“好。”

简洁有力的回答和清冷的少女声线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差,跪在明亮大殿上的今井就缓缓直起身子,耳畔的鬓发和头饰随着她抬头的动作跃动了一下,不惧怕真相败露的她眼眸里却没有一丝应有的慌乱,掩藏在振袖里的长刀依然悄无声色,惜字如金的她朱唇都舍不得开启多一分,尽情收敛了杀气的她一眼望去成了个端庄娴静的女子。

“我听引荐那位大臣形容的时候,以为会是个活泼好动的女孩,你真的是那个公主?”

“是。”

才不是,真正的公主和侍卫一行人被他们半途拦截,趴下他们身上的衣服后用布条封住嘴巴,并且五花大绑起来,正牌公主早就被他们丢在轿子里。

有大臣恐防因为这个公主过于冷淡的态度得罪大名,在私下擅自揣测的他们都纷纷开始转弯抹角地指责今井太无礼。然而大名却连连称赞:

“不相干。我只是惊奇,原本我以为会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公主,没想到真人是个冷美人,连日赶路定必让你很辛苦了。“

“嗯。”

四处张望的冲田听着对话首先分神地瞧了一眼大殿中央的人,那气氛他从未见过,但和他本人在萎靡的牛郎店里的经历似乎有同工异曲之处,他好奇地压低声线问旁边的土方:

“那家伙真的长得很好看吗?”

土方愕然得思维一时之间转不过来,他极少会和冲田讨论这种话题,冲田更甚少主动认真发问。

也不对,其实土方回忆过后记得是有涉及过。那时候他们刚出人头地,一群成年男人结伴去花街喝喝酒庆祝,唯独将他拒之门外。待到他们尽兴归来屯所,意识依旧清醒的土方拖着醉死的近藤在门外见到冲田很不满地等,冲田就在门外不解地问过他:

“你们去那里是找女人?那是为什么?”

常年把他携带在身边看管的土方看着他那张与成熟无缘的脸孔,抑或是监护人的思想影响让他断定对冲田来说还是太早,因此他随随便便一句“和你没关系不需要知道”而敷衍过去,冲田也没在意继续追问。往后的日子里土方刻意和他回避这类话题,也没有对他进行任何关于男女认知的正确引导,真选组更没有其他能够引导他形成健全男女认知的人存在,生活除了杀戮就是风平浪静的胡闹日子。

当事人毫无自觉,监护人也难以启齿。久而久之冲田成了个人人眼中的怪胎。

土方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太不周全了。他沉默了一阵以后便告诉他:

“那女人大概天生就是件了不起的武器,剑术也好,心态也好都具备一流杀手的资质,连出色的外貌也是。”

“呵~~~!?土方先生你这么说就是在赞她好看咯?想不到你有如此评价。”

“问这个干什么?”

“我单纯是看到那边的场景,觉得我眼光好极了,我在为那个神魂颠倒的男人默哀,那个男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这不像你,你什么时候同情心变得泛滥了,而且你从不会对女人感兴趣。”

“那你会喜欢我姐姐是为什么?”

土方语塞了,对他们来说是个极之敏感的话题,土方保持冷静地扔掉未燃尽的烟,刻意重新点燃了一支烟,他没料到冲田把问题挖到这个份上。其实他喜欢三叶可以有很多种合理原因,譬如三叶长得端庄美丽,三叶很温柔体贴,三叶她惹人垂怜,三叶的味觉和他一样奇怪……顺手拈来一个理由都足以让他此刻不会继续陷入这种进退维艰的境地。

一个青春期的男儿血气方刚,被一个优秀的女人所吸引,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他本人无论是引导还是解答都做不好。唯有牛头不对马嘴地说:

“不是所有女人都能惹的。”

“土方先生我不小了,而且和你不同,我受得起有余。”

冲田话尖锐得令人感到如鲠在喉,又似笑非笑地从大殿中央慢慢移开视线挪动步伐离开,土方了解他的习性,玩乐时认真,认真时不忘玩乐,从不掩饰是因为他长久以来对太多事情过于游刃有余了,这是嗅到目标的本能反应。

评论(1)

热度(9)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