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17

他们三人风风火火地带着人质出了国境,顺着之前的标记回到了树林里一处比较隐秘的角落,总算有个地方让他们可以先行憩息。

“呐~~!到底你觉得怎样才会觉得最舒服呢?”

被留下的冲田在河边的大树阴影下打发日子,瞪着无辜的大眼睛把手中的麻绳绷紧又放松,他满脑子都在思考怎么用绳子将人质绑成一个最绝妙的姿势,乐此不疲地进行着糟糕的娱乐活动。

在他自娱自乐之际,土方和今井钻进一个浑然天成的洞穴里,可怜的正牌公主和几个侍卫都被绑架在里面,口塞布条的。这年头好人真难做,土方好心把公主松绑了却招来一顿臭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瞧你都干了什么好事,把我的和服都弄成什么样子了?”

幸亏有今井成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公主心疼地看着自己新造的和服被今井糟蹋成破破烂烂的短裙,公主激动得仪态尽失地哀嚎起来。被撕扯掉和服下摆的缺口参差不齐,而且似乎因为时间紧急连鞋子都忘了穿,白袜子在行走的过程中磨破甚至因为擦伤染了血。

“这衣服穿着实在不方便。”

“你要怎么赔我?”

“还你就是了。”

“弄得像破布一样,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真麻烦,把你砍了就得了。”

今井说着已经把大太刀亮出,闪着寒光的刀身阴森森的,吓得公主以及几个侍卫都闭上了嘴不敢吱声,一秒被驯服的他们鞠躬道歉,而后冲出洞穴找回自己的马匹,手忙脚乱地跳上马鞍,扔下轿子飞速逃离这片树林。

“勉强算解决了,我们在这里休息一阵就走吧,再迟一些回去人质恐怕会有性命危险。”

“啊!我的衣服还没和她换回来。”

“晕……”

等他们走远了今井才反应过来,土方脱力得连吐槽的力气都不想浪费了,他们回到河边见到被折磨剩半条人命的人质被捆绑成一种极度羞耻姿态,一个两个都如此不靠谱直让土方觉得头皮发麻。但他依旧没有去管人质的死活,而是更需要洗把脸清醒脑袋。

只是他连洗把脸也不得安心,冲田玩腻了人质就来骚扰他了,趁着土方不注意就把绳圈套在土方的脖子上不断缠着他说:

“啊啦,这颈圈简直为你而生,土方先生快叫一声[汪——]!”

“给我滚一边去!”

虽然他乖乖地不说话了,但对于整土方这种事情他一向都是坚持不懈,冲田只是在进行思考,不如跑到上游去撒一泡尿好让下游的他用来洗脸,他觉得这计划非常不错于是环顾四周树林的地理环境,顺着河流的上游一直沿路望到下游。

发现下游稍远处一幅微妙的风景画。

今井小心翼翼地把双脚泡进冰冷的河水,蹙起眉头紧轻抿嘴巴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在沐浴午后的日光。

她痛苦的神情引起了冲田强烈的好奇心,立即放弃精心设计的整人计划又一次转移目标,一跳一跑地跨过乱石落到今井身旁说风凉话:

“呀,你这样子好狼狈。”

“给我滚一边去。”

冲田总悟连续两次用生命展示了什么叫自讨无趣,可他兴致来了哪里管对方是否乐意,他装作不在意地放弃,转身却伸手捧起河水使劲往今井脸上泼去,脸上湿透的她觉得冷飕飕的,冲田还一脸无辜地狡辩只是手滑。今井也不是什么容易招惹的货色,她瞬间狂化跳过去伸出九阴白骨爪抓住冲田的脑袋,死命往河里摁誓要让他尝尝河水有多冷。

“天呐,你这神经病,这河水很冷的啊。”

“那就对了,适合泡一下你的秀逗脑袋。”

“土土土土土……土方先生救命啊!”

土方听见冲田的紧急呼救,立即站起来对闹腾的下游大喊:

“干得漂亮,反正这小子的大脑早就泡过水了,总悟,去死吧!”

得到冲田上级的应允和支持,今井一方逐渐形势大好。随便应付其中一个都让土方觉得太有压力,这下子总算有片刻闲适可以坐下来喘一口气。

不到一个小时之前,他们身上那种极端的残忍让人感到不寒而栗。而现在竟能在明媚的阳光的包围下有融化的迹象。

土方记得近藤曾经在事后简单地评价过今井,把她形容成死神一样。那外界对冲田总悟的评价土方更再了解不过了,最不难接受的大概是类似“除了长相是优点以外就一无是处的变态人渣混混”这种评价,好歹也把他的优点也算上了。

偶然的一次情况下他发现冲田可以变得像个普通人,他们带走冲田的时候,冲田的个子才刚及土方的腰,他们抹杀了冲田可以选择的余地,冲田一伸手摸到的就是一把未曾染血的刀刃,接着是无数亡魂的重量。

“让你看戏那么爽,去死吧土方先生!”

浑身湿透的冲田觉得没吃到好果子的原因都是土方,他好不容易摆脱今井蹦到上游骂了土方一句,陷入沉思的土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一脚踹到河里报复,半边身子都遭了秧,冷得他即场喷嚏不断。

“嘿嘿,活该。”

冲田最后还是得逞了,今井提了提刀催促他们两个启程,她估计福冈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恨得牙痒痒的土方只得认栽地应了一声站了起来。奇怪的是冲田迟迟没有动身而是关心别的事情。

“你鞋子都不穿,怎么走出这树林?”

像雷劈像雪崩像海啸像火山爆发,土方和今井两个回头望着他,脸上都或多或少地表现出难以言喻的惊讶,甚至都一时之间没有应答,对比之下冲田那表情平静得离谱。

“不是什么大问题,我还能继续走。”

今井终于回过神来告诉他别做多余的担心。

“嘛……不是还有一匹马吗?你骑着不就行吗?我们总不可能三人骑一匹马吧?”

冲田若无其事地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匹马,被绑在大树阴影下的人质就欲哭无泪了,原来他们一开始就打算用马匹拖着自己走啊!

他们两个在为这种小事默不作声地僵持了一阵,看不下去的土方叹着气打破沉默说:

“这样就好,你穿成这样子走路也只会拖慢进度。”

问题很简单就解决了,结果只有今井一个女人顺应民意地蹬上马背,剩下的男人都是徒步回程,冲田偶然还会和今井聊个几句娱乐娱乐

这样很好,或许现在上天还给他一个机会可以选择,试做回一个普通人。

同样十八岁的年华,他在做什么呢?他能做着那个年龄最普通的事情,经常坐在屋子外看晚霞和蜻蜓,他经常在角落不经意地注视其他人,经常可以享受天下最好的料理。

十八岁那年,他爱上了三叶,而且还能选择爱还是不爱。

评论

热度(10)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