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18

她侧着身子安静地坐在颠簸的马背上,一言不发地低头看着他们边走边打闹,她越发觉得土方的容忍力超乎常人的想象,无论冲田怎么变着法子捉弄挑衅也好,最终也不过被土方骂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周而复始的日常成就了个诡异的循环。

“还在想什么?已经到了!”

冲田转身仰头提醒,今井沉默的时候好像永远都在思考很多旁人无法猜透的事情,他不留情就打断她,甚至单刀直入地刨根问底,并经常出落自己独有的浅笑,一勾起嘴角就轻易隐去很多小心思。

“在想把麻烦解决后尽快回到江户的事情。”

“哦,真的?!

“真的。”

她冷淡地应了一句,就迅速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赤脚落到生硬的地面又自然地扬长而去,夕阳把她的弱不禁风的身躯拖成又细又长的影子,像个没有任何人类知觉的洋娃娃一样,。

冲田刚迈出脚步要跟上,很轻易就被身后的土方揪着耳朵一把拧回来,让他哪里也去不成,土方不耐烦地教训:

“你还要到哪里溜达去,是不想回去江户了吗?千辛万苦带回来的两个人就这样放置play?”

“迟个一天半天是不会死的呀!”

“嗯?你不想回去了?”

“嘛,你看这里的风景挺好的,急什么?”

漫漫旅途,偶然会被沿途的美丽风景吸引而驻足欣赏,偶然会因为发现有趣的事物而靠近观察。

土方一个恍惚,一时没抓牢就被冲田机灵地躲开,于是手里便抓到苍凉的空气,土方无可奈何地把手缩进口袋取暖,没继续催促他。

这里的晚秋有种不可言喻的幽深,成片连绵不绝的殷红枫叶似乎一直都未能到达夕阳那边天,树叶纷纷扬扬地归寂到泥土等候下个季节或者下辈子的轮回。刺骨的寒风又翻起了一阵,冷得冲田也哆嗦地缩缩脖子,呼哇呼哇吹出的空气凝成了白色。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冷得土方终于受不了喊了句“是时候回去了”。冲田撇了撇嘴,土方怒火中烧地让步说“老子请客关东煮还不成”?冲田一听见这吸引人的提议,便屁颠屁颠地催促着东主一块回去了。

拷问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毕竟现场有孩子看见也会被吓哭的真选组鬼之副长,见回组的精英副长,站在真选组食物链顶端的抖S。呈现奇怪姿势跪在地上的一个人质一个逃犯,早就被这三人恐怖的表情吓得面无血色。

光是土方一个简单的点烟动作,就足以震慑得对方说话也会舌头打结,自然说话就会断断续续不流利。结果导致一向没有太多耐性的今井动粗了,她抬脚把曾经在她手中溜走的逃犯的脑袋狠狠踩下蹂躏着,让他和冷冰冰的地砖来了个无比亲密接触。

“再浪费我时间的话就地砍了你。”

“你这样子残害他还怎么说啊?”

土方一脸冷汗地望了望被她踩得脸部变形的人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崩溃地提醒她这方法行不通的根本原因,只是今井不但没有醒悟过来还变本加厉地要拔出大太刀。

“平时我是直接先砍下一条手臂再说的。”

“喂,你是想杀了他吧,你杀了他我们还问什么?”

最爱折磨人的冲田反而没有搀和拷问,而是搬着凳子坐在一旁安安静静地享受着打包带走的关东煮欣赏好戏。看到土方一边炸毛地阻止今井准备出鞘的刀,一边脱力地解释这是做法错误的原因,惹得冲田嚼着海带结闷声吐槽:

“土方先生的样子真是蠢到家了。”

实际上土方十四郎大部分时候并不如冲田所说那样,只是偶然才会对女人表现出狼狈笨拙的样子罢了。

土方和今井在争持中不小心手一滑,今井手中那锋利的太刀就失控盯到墙上,作为人质的大名头上的发髻就被削掉在地上,他不禁泪流满脸地求饶:

“我什么都说,放过我吧!”

今井倒是秀逗地捡起发髻,默默放回他的头上研究怎么摆放。这一刻的土方已经完全失去指望任何人的想法,扭头亲自问道:

“你和天人到底好到什么程度?”

“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有个要求。”

“脑子摔坏了吧,这处境还妄想跟我们讲条件?”

“不准把我交出去。让我离开这个国家。”

贪生怕死之辈他们三个没少见,即使如此他们听到这话后都不禁各自露出鄙夷和不屑的表情。对比那些个只会四处逃窜的攘夷头头实在差不是一个半个档次。只有土方继续敬业地问道:

“凭什么?”

他扫了他们三人一眼,似乎是抱着赌一把的心态豁了出去,

“我可以带你们见一个人。只有我才可以带着你们找到他,流通的药物都是从他那里得来的,你们都一定会知道的人。”

“哦,我们都知道的大人物,谁?”

“高杉晋助。”

没等大名激动地喊出声音制止他,今井就不顾阻扰率先拔刀要杀之而后快,“哐当”一声巨响以后陷入了可怕的沉寂,被追杀的对象以为自己九死一生紧闭上眼睛,却迟迟没感受到痛楚,好久才敢张开眼,看到停留在距离自己脖子只有不到一厘米的利刃吓得气也不敢喘,真是千钧一发。多亏冲田及时插手挡下才让他勉强捡回一条性命。

冲田把漏在嘴边的魔芋吸回去,又戏谑地舔了舔嘴边的辣酱对今井说:

“这名字好敏感哦,随便提一下就急不及待要灭口。”

今井冷静地和冲田对视并无意思做任何解释,利落地甩开冲田还没来得及出鞘就挡上来的刀。同时察觉异样苗头的土方当即答应了对方的要求,并且不准让其他人伤他一根毫毛,故意没给今井任何反对的余地。

冲田乐了:“非常好,我真期待有人动他小命试试,我一定会把她的XXOO给贯穿了。”

大名狠狠瞪了见利忘义的逃犯一眼,对他这种为保小命而不要脸的行为咬牙切齿的。得救的逃犯一点也不在意且拼命地讨好土方,见风使舵的能力简直是一流。

“一旦我在这国家露面一定会被打死的,只要你们保证我能活着离开这里,我可以截断转生乡的流通,把货物全交给你们处理。”

“姑且先这样定,你敢耍花样我就把转生乡全部灌进你胃里。”

土方这样说着蹲下搜查,从他的衣服里搜出一袋白色粉末,还有几个透明小塑料袋装的药丸,不问分由准备要打开现场示范一次,逃犯却大声喝止:

“别随便乱打开那些东西!”

“什么?”

满脸狐疑的土方停下动作,在旁边对峙的两人均放下戒备上前凑热闹,冲田从土方手中拿起其中一包药丸研究,药丸那形状实在是奇怪,居然是心形的。

“你们要打开也可以,不过不要在这里打开,要不也太恶心了。”

越是叫他们别在这里打开,冲田就越手痒想打开然后塞进他菊花,土方受不了又是给他脑袋来了一记手刀发问:

“这是新型转生乡?”

“不,这不是转生乡,是叫爱染香的媚药。”

“你家开药厂吗?居然把这种玩意随身携带,这思想真不要得。”

“在江户吉原里曾经一度流行着这种沉香,只要闻到香气就会使人陷入兴奋状态,在脑内产生过剩的兴奋物质,能让人对眼前的人产生类似恋爱的感觉。从而可以让别人神魂颠倒,失去理智。拜托了,你们去别的地方打开吧,我不想你们都爱上我。”

冲田立即一手丢还药丸,他们三个听完逃犯的描述以后瞬间遭到雷劈,神色凝重地黑了线,又同时以光速退开好几米,各自离得远远的。

真是好险啊!差点他们都贞操不保了。

评论

热度(8)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