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19

第一场雪缓缓降下,喻示着秋天也成为了过去。

土方刚睡醒,福冈就在尤其寒冷的清晨里为他递上了热茶,他梳洗完毕后捧起热茶的时候忽然停下动作问起了冲田。

“冲田队长可是有好好工作的!牢里的两个人依旧非常完整。”

此刻的冲田正蜷缩被窝里懒懒地翻了个身,从某段时间开始就经常处于比以往更加睡眠不足的状态,又周而复始地陷入梦中,越来越频繁的大脑活动使他的睡眠质量每况愈下,一旦有空闲时间就势必拉下随身携带的眼罩浅眠片刻。

即使他很轻松就完成土方吩咐下来的任务,不过实际上他并未需要花费什么力气。他们唯一需要提防的人是当时一心要杀人灭口的今井。他挣扎着从梦中张开惺忪的睡眼,回忆起在潮湿又冰冷的大牢的片言只影。

她维持着随时会出鞘的姿势扶着剑柄,了无生气的血瞳比平时见到的更冷漠,冲田相当肯定今井是认真地想把自己身后的两人即场斩杀,但她盯着的猎物不是别人,是自己。

换做平时,冲田定必杀意四起,血液沸腾地渴求,甚至求之不得地询问“帮你把肚子切开,把里面的肠子拉出来如何”?

然而他却一反常态地把刀慢条斯理地收回刀鞘,说话的语气更近乎商讨:

“我们休战如何?”

“不行,你应该记得我说过一旦锁定目标,不见血不收刀。”

“很遗憾我也说过我的目标不是你。”

“少废话了,这不是你作风。”

“有我在,你杀不成的。”

冲田说得自信不疑,连一直固执己见的今井都深信不疑,无法逼冲田出鞘的今井最后无所谓地放弃离开大牢,而且没进行过任何偷袭暗杀,以及放任今井一路跟随他们,在逃犯的指引下去找那个叫高杉晋助的男人。

他们一路上静静地听着土方简述,这种媚药可以使人爱上任何人,所以曾经有群笨蛋因为这种药的关系而思维错乱,搞得满城风雨,鸡飞狗走。

“到底谁会要这种虚假的爱意?”

“事实上这个世界就是有这种无聊到死的人哦,昨天我把药偷偷落到你的蛋黄酱里呢,土方先生。”

“什么?”

土方听后不出所料地大惊失色,连忙停在路边催吐,冲田过瘾完毕就立马坦白说:

“骗你的!”

“给我切腹去。”

格格不入的今井静静地看着土方提着刀追着冲田跑得大老远的,冲田灵机一触,转了一圈以后躲到今井身后,中气十足的土方一瞬间就哑火了,利刃刻意保持在安全的距离,毕竟再怎么强大也好,对方也不过是个女人。

原本不做声今井却一皱眉,一副怒火中烧的冷酷样子。大冬天里的,土方满额冷汗地转而瞪着冲田,把责任归咎到他身上,哪知道冲田看着他们“扑哧”一声地笑得前俯后仰,没半点歉意地打圆场:

“我家副长的脑子天生就是缺一根筋,你就体谅体谅他吧,副长大人。”

在去往海边的路上,土方一直冥思苦想却想不通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今井,女人简直是世界上最难以理解的生物。恋爱一塌糊涂的他还曾经对别人分析过女人不要就是表示要,结果近藤老大对志村妙的狂热追求至今依旧原地踏步毫无进展。

早就在心里偷笑了一百万遍的冲田故意使坏不告诉他原因。

各怀情绪的三人一言不发地穿过树林,沿着一条明显是人走出来的小路轻易到达海边,找到停泊在岸边的巨型船舶,岸上胡乱堆放着好些木箱,他们借着木箱的掩护着,看到在甲板上有几个正在喘息的搬运工,这么一来很容易就推测出树林里的那条小路就是被他们经常往返搬运的关系形成的,而且在这里停留了有好一段时间。

土方细心地用刀捅穿了其中一个木箱进行确认,白花花的粉末就从缝隙里撒到白皑皑的雪地上。几乎就可以笃定他们没有找错地方了。他很快想了个计划打算偷偷溜进去,一转身发现身边空荡荡的,抬头才惊觉那两个蠢蛋光明正大地踏上了架在岸上和船舶之间的楼梯,几下功夫下来就把几个搬运工全踹到冷冰冰的大海里,土方没好气地登上楼梯追上前责备。

“你们两个就不能找个稳妥又不容易被发现的方法吗?”

“这样省事多了。”

“我也觉得,那么大的一只船我们分头找吧,我们三个索性来个比赛怎么样?”

土方开始面部抽筋了,按照土方对他的了解来看,冲田心血来潮提建议准没什么好事。他无奈地对今井充满了期待,希望她别搭理他。

“什么比赛?”

非常糟糕的情况还是出现了,今井似乎非常感兴趣。

“反正高杉晋助是幕府的头号通缉犯之一,我们比比看谁先拿下他的人头。”

今井眨了眨眼没马上答应,看起来是在仔细斟酌。

“你该不会不敢吧?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愿意?你看土方先生已经兴奋得面部抽筋了耶。”

冲田颇有体贴地依着今井的性子开路,又是怂恿又是挑衅,非要把她引诱到这条路上陪他发疯。今井瞟了他们两个一眼,略略一点头应承便转身走入船舱,似乎比冲田想象中更加兴致盎然。

至于土方吗?是被逼上梁上地奉陪到底了。

评论

热度(5)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