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21

哪边的战斗也好,高杉也没随意介入,他们口口声声说是来找自己,心思却不在自己身上。

有个长相呆滞的武士男人从角落里冒出来搀扶起伤痕累累的金发女子,女子不情不愿地接受了,忿忿不平地回头望着墨镜男子和土方交战那头。她怄气似地想上前帮一把自己的同伴,腹部上淌血的伤口随即传来剧痛,虽然没有伤到要害,但四处走动的话后果会不堪设想。

她回到高杉旁边的时候,战斗前那种意气风发的样子消失得一干二净,她低声提出仍未服输的请求:

“晋助大人,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要幕府那群走狗吃不了兜着走。”

被冷落很久的高杉在静静观战的时候,突然记起来在什么时候里见过谁发生了什么事情,想通后释然笑了。

“又子,不要紧,这个世界太小了,我们机会多的是。”

“咦?我听不太懂……”

还没问个明白,又子明显感觉到脚下传来一阵阵不寻常的剧烈震动,她粗鲁地问搀扶着她的男人,男人摊了摊手推卸责任。

“喂,变态武士,你搞得鬼啊?”

“我按照吩咐做事而已。”

船内所有人都察觉异响,和土方交战的墨镜男子像事先知晓事态发展一样,利用暗地里埋伏好的琴弦绞住土方的利刃草草结束战斗要走,土方眯起双眼心急如焚地吼:

“总悟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自我陶醉在刀光剑影的两人仿若身处在另一个世界,不受任何外界打扰,从走廊一头转到另一端,一跃踩上飘飘欲坠的栏杆,攀上凹凸不平的舱壁,碎了舱壁断了梁柱,摩擦燃起的火星四处跳动,只是温度未曾达眼底,每下牵动都在加速这个原本就不太牢固的世界的崩坏。

这是高杉日思夜想渴望见到的画卷,起了心瘾的他差点没高兴得鼓掌。又子惊呆地说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晋助大人露出这种表情,从沉寂到激动,就像有只黑色的野兽在他体内疯狂地咆哮。

“最好的复仇是让他们都亲自体验从有到无的痛苦滋味。”

“晋助大人……”

墨镜男子已经回到他身边,手里还带着炸药,只见高杉稍稍弯下腰偏过烟枪点燃炸药,墨镜男子随即把炸药从高处抛向中央,等待船舶连被毁灭的一刻。

爆炸的高温气流冲击着每一个角落,早先被他们破坏得支离破碎的所在之处陷入了崩坏,脚下颠簸得他们无法站稳,更别说战斗或者奔跑躲避。

一行罪犯刚跑到门边正欲离开,高杉突然停住脚步转身高声对他们道别,船舱下的三个才终于开始注意到他,冲田还愣在原地抬头辨清他在说什么,今井左顾右盼地寻找最适合逃跑的出口,土方终于千辛万苦地跑到他们附近汇合。

“我们后会有期,送你们一份厚礼。”

然后发笑着借机掏出怀里仅剩的一包媚药,一并扬手撒下,让媚药的浓香不动声色地混入炙热的气流漩涡席卷船舱,船舱下的三人这下子无处可逃。

离最近的冲田最快察觉,好死不死反应过于灵敏,脱口而出喊了一句:

“副长,别过来。”

“什么?”

两个副长不解地同时转过脸望着他,两张脸毫无预兆地同时映入他眼帘,三人不由得一阵头脑发热,全身僵硬地呆在原地面面相觑。

评论

热度(5)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