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23

好早期的文啊……文笔语法辣菜得我都不敢再看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补到结局,还是搬上来以防日后找不到。


------------------------------分割线--------------------------------


骤然而至的暴雪终于如期降临,弥天大雪不仅将他们的归路封了,连东南西北都因此变得不明朗。
躲在山洞里的正是刚刚独自离开的今井,显然三人又遭到了同样的窘境。只是今井坚决不允许任何人进去山洞里,不用多想都知道她在里面亮着刀剑守着,即使她知道野外的天气非常恶劣。
土方眼见僵持不下的状况,迫不得已使出他的忽悠杀手锏:
“我发誓我第一眼绝对不是看到你。”
雪地里只剩寒风呼啸的声音,冲田一刹那瞪大眼睛望向土方,急促的呼吸全都湮没在寒风里头,无声地在心底里祈祷,
那是假的。
今井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反问:
“那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这辈子只爱V字刘海的女人。”
冲田依旧抿紧嘴巴一脸复杂地盯着土方,土方前后矛盾的说话对他来说将会是种无形的折磨,土方很快察觉到他的疑虑,及时地用他们独有的肢体语言解释他只剩为了忽悠而忽悠,和冲田就是中了媚药也不会有可能的!
不过更折磨冲田的在后头。土方这边刚爽脆地和他撇清关系,今井这边就应允让土方进去躲过暴风雪,只准许土方十四郎一个进去。
“凭什么我要被留在外面?”
“啊哈哈哈真是个明智的决定,总悟你就尝尝我上次被你们踹出门外的滋味吧!”
土方在人气投票篇的大仇得报,看也不看他一眼幸灾乐祸地躲了进去。和天寒地冻的野外相比,山洞里像天堂一样美好。今井正蜷缩地坐在火堆旁警惕地望着洞口进来的人,手里还紧握着太刀。土方一边找个好位置坐下一边小心翼翼地不想惹到她。
“别冲动,有事好商量啊!”
今井反应如旧。
“外面真的很冷。”
今井反应如旧。
“会死人的……”
“我会向上层报告真选组一番队对长这次是因公殉职。”
“不过……”
不耐烦的今井似乎嫌土方太唠叨准备把他扫地出门,机智的土方马上改口高声大呼:
“不过死个一个两个净会添乱的麻烦小鬼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山洞外的冲田郁闷地听着,痛恨地在心里盯着小人发誓要将土方从副长的位置拉下马,以及肯定这世界上所有叫副长的都不是好东西。
禁不住诅咒的土方打了个喷嚏,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了。只是他实在不擅长应对像今井心思难以琢磨的人,山洞里陷入冷场就是最好的证明。何况他确实对其中一个撒谎了,他在今井面前说自己看到的不是他,而在冲田面前却说自己看到的今井,要是他们同时都在自己面前得怎么办啊?
今井不信任的眼光让他倍感压力,满额冷汗的土方越是思考越走进了死胡同绕不出来,连他都把自己忽悠得记不起看到的是谁了,于是他借柴火点了口烟,很狼心狗肺地对今井建议:
“为了我们的终身幸福着想不如就别让他进来吧!”
这种泯灭人性的说话刚出,土方的反应居然是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今井困惑不解地留意他的举动,才肯放心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她整个人因为分散注意力而放松警惕大约几秒的时间,又忽地重新全身绷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山洞里回响着土方的失声惨叫,整个人一瞬间从地上跳起来,发愣的今井立即把太刀架在面前做自我保护。他们两个完全没意识到有人趁机溜了进来,还不动声色地捧了一堆雪塞进土方的背脊,彻骨的冰冷刺激得土方连话也不能好好说:
“我左眼见到鬼了。”
他腾出一只手捂住左眼依然能见到冲田,又继续大喊:

“我右眼也见到鬼了。”

没错,土方和今井见到没有打招呼就出现的冲田就活像见鬼一样夸张。
出了一口恶气的冲田满意地拍掉手上的雪,贼笑着找土方算账,没说几句两人就不顾气氛地打成一团胡闹。
或许是多了个人的关系,空气变得局促不安了,今井没理会胡闹的他们要抽身离开,这想法并没有实践的机会而且,冲田和土方胡搅蛮缠中伸出的爪一把拽住她的手臂。
“哈,看我把你吓得!”
这举动确实让疏于防范的今井吓了一跳,脚下一滑仰后摔倒在地上,导致冲田被她坠落的无情利拖了下去,土方好心打算扶一把却被冲田抓住空隙扯着他同归于尽,像骨牌效应一样一个接一个地,三人同时狼狈地应声倒地,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真是好心没好报。”
等了好久也没有任何动静,土方索性翻了个身,就这样和他们躺在地上抱怨率先打破沉默。躺在中间的冲田心平气静地对空气问了一句:
“是害怕了吗?”
也不知道他问的是谁。
今井咬了咬牙,反手挡住自己的双眼,机械冰冷的声音抹了几分茫然的味道:
“这不应该!”
此刻土方和今井明显感到自己的手被更狠地抓住,于是只好认真地听,山洞里静得只剩洞外狂风暴雪怒吼的声音,偶然几下柴火迸发火星的声音。
“我才不会像传闻中的那群笨蛋一样,更不会被这种可笑的药物迷惑,怎么可能连自己想什么都不清楚?”
他不自觉地放缓了手上的动作,声音也柔和了许多,土方和今井开始感到轻松了些许。
“我喜欢谁一定会毫不含糊让对方知道。”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轻得不全神贯注就无法听见。
“我喜欢……”
最后湮没在一切外界的声音里,在最提心吊胆的部分就断了下文。剩下两人感到不对劲直起身子看怎么回事,才发现他居然在这种地方也能睡着了,两颊烧得通红,呼吸不正常地变得急促。土方伸手的同时触到今井探出来的手,土方想了想主动退开了手。
今井犹豫了一秒,还是把手探在他额头上对比测量体温,原来他是在发高烧。

评论

热度(8)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