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战记(一)

对于已脱动漫圈的我来说,兜兜转转最后才发现自己对充满浪漫情怀的作品是无比热爱的。以下是我对财团B的大型塑胶玩具广告的致敬。

机油说过我的文太辣鸡,所以这是练习作。自嗨向,因为我不太喜欢虐总悟太惨的同人,所以自己动手写起点文好了(殴)

真飞鸟总悟和信女照旧双主角CP,隐藏主角阿斯兰桂小太郎,穆叔高威啥的反派到最后一刻,OOC瞎眼慎入哦嘻嘻。


------------------------------分割线--------------------------------

2250年,因为反物质的应用,从根本上改变了能源供应的模式,地球掀起了一场新的能源革圌命。正当日本国还局限在东南亚一隅的时候,英,法,俄,美等国已经历经完了一场产业革圌命洗礼,这些国圌家为了产业革圌命后所需要的资源,市场,中转站,纷纷将目光转投到东南亚。2253年,英美联圌盟只派了一首母舰强行驶入江户湾的横滨,日本幕府在见识到母舰上的新型兵器的压倒性圌力量后,在短短一个星期里投降,被圌迫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并开放了所有港口,兴建新的卫星殖民地。自此,统圌治了日本500多年的幕藩政圌权开始摇摇欲坠,日本的政局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黑圌暗时期。

像月球一样绕着地球公转的人造卫星殖民地,看上去就像是浩瀚宇宙里的一枚美丽的贝壳,人造天顶仿佛是蔚蓝色的保护壳,向着太阳微微张圌开,透过那开口能窥圌探里面的珍珠——一座居住了约100万圌人口的通古斯要塞。

通古斯要塞有着独树一帜的稳定生态系统和社圌会系统,里面的城市街景与地球大部分国圌家尽管很相似,却处处都流露着没有自然感的超现代气息,今井信女透过墨镜眺望着漂浮在半空中的巨型聚光荧幕,五彩斑斓的光影在黑色的镜片上变幻着,她每次都会暗想,这连白云的形状大小都精准地计算好的碧空,可谓促狭沉闷至极。她现在只想着尽快完成护送公主的任务,回去呼吸地球的自然新鲜空气。忽然之间,稚圌嫩活泼的声音打断了她思绪。

“信女小圌姐,我要进去看看。”

还没等今井信女答话,那位活泼好动的公主就从自己身边开溜,跑了一家琳琅满目的商店,只留给自己一个娇圌小的背影。今井信女轻叹了一口气,紧随她步入商店,藏在墨镜下的猩红瞳孔警惕地扫视着商店里的每一个角落,提防所有利于偷袭的隐蔽地方并确保离开的路线没有干扰。利索地裹在她身上的暗灰色长款风衣正埋着一把手圌枪,过膝的衣摆随着她走动的动作翻圌动,隐约能看到她脚上那双洁白的军靴。正当公主为这里的每一件事物而感到新奇的时候,街道上每个角落都能清晰地听见一段温柔女声的播报:

“各位市民,现在是地球时间下午2:59点,即将会为大家带来一阵每分钟1毫升的阵雨,全程十五分钟,从3圌点整持续到3:15点结束,请留意。”

“哇!这里的天气预报好神奇。”

澄夜公主兴圌奋得扬起不谙世事的嫩圌脸,雀跃地望着半空中的荧幕瞬间变成倒计时,殖民地预调好的蓝天白云逐渐转换成铅灰色的画布,阵雨踏准三圌点整就降了下来。她又冲进雨中,无忧无虑地沐浴着雨水旋转,轻薄的白纱裙如她的心情般欢欣地飘舞,任由雨水打湿她那头柔顺发亮的黑色长发。

今井信女追了出去,安静地立在一旁看向她的笑容,不禁微微皱眉。这场看似普通的阵雨,实际是由日本在内的许多国圌家提圌供的廉价水资源,可即使对她认真解释缘由,她也不会懂蕴含在背后的真正意义,对于不满十四岁的公主来也许太过艰涩。待阵雨结束后,今井信女凑到公主耳边低语:

“好了,澄夜公主,专机已经到了,我们应该得启程了。”

公主撇了撇嘴,但仍旧对她点头。今井信女为她戴上小一号头盔,跨圌骑在一辆高机动摩托车戴上头盔,伸手把公主拉到车后,让她的手臂从后紧抱着自己,便将油门踩到底,在川流不息的街上敏捷地左闪右避,肆意疾驰,路上的行人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以为不过是一阵风掠过。公主的脑袋贴着她的背脊,半眯着眼目睹路旁的画面极速向后漂移,每次都觉得刺圌激感远胜自己玩过的所有过山车。只消十来分钟,今井信女就将公主安然无恙地载到了人来人往的空间站。她除了头盔,几缕深蓝色的额发垂了下来,盘起的头发却始终不乱。

她和公主径向VΙP接待处,办妥离境手续后,终于登上了从人造殖民卫星出发到地球的穿梭专机。澄夜公主趴在机舱的玻璃窗上,恋恋不舍地亲眼道别奇妙的乐园。而今井抬眼望向窗外,在茫茫宇宙中那颗蔚蓝色的星体,连日绷紧的神圌经才放松了些许。自动机舱门刚打开,有一个身穿暗绿色军服的年轻男子走进机舱,向今井信女以有力的军姿敬礼。

“上校,机舱内已经重复检圌查完毕,已派人在各个角落看圌守。”

今井信女马上摘下墨镜,微微颌首示意。

“鹤田上尉,辛苦了。”

年轻的上尉愣怔了一下,他今年成为上尉不过22岁,在军圌队里已经算较年轻了。却没想到端坐在面前这个高自己几级的军官,看上去居然才有十七八圌九岁,虽然容貌艳圌丽,全身上下却散发着军人拥有的精悍气息,教人不敢随意冒犯。鹤田上尉的脸上不住有点发圌热,盯着她那五官精致的面庞,保持着军姿呆在原地,一时忘了移开视线。

“有什么事吗?”今井信女疑惑地问。

“没什么。”

那上尉拼命地摇摇头,才晓得在她对面坐下来,暗暗在心里佩服,原来她就是上次神圌户港闪电战里的指挥官,她在那场战役里只用了一个下午就将攘夷浪士的通通歼灭,也得益于她平时速战速决的作风,军中不少人给她私下起了个“死神私生子”的绰号。

澄夜公主插了进来打破他们沉闷之极的气氛,亲圌昵地缠上今井信女的手臂,挑挑眉毛,仿佛面前这位神情严峻的军官是自己可以撒娇的亲姐姐一样。

“信女小圌姐,下次来这里能不能也让你来当我的私人保圌镖?”

“这……”今井信女颇为意外地顿了一下:“这方面需要服圌从幕府的安排。”

“可是……”澄夜公主撅着小圌嘴:“男保圌镖在我身边始终不方便,而且信女小圌姐对我最好了,不像其他保圌镖那样这也不准那也不准。”

今井信女无法立即答应,在私来说,这位活泼的公主虽然有点顽皮,不过相处起来也是顺心。然而此行的保圌镖本是真选组里的其中一人,但确实考虑到性别的关系,会在途中造成诸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才临时将自己从繁忙的军务中抽调过来。她安慰似地摸了摸澄夜公主的脑袋,一板一眼地说

“公主,别忘了你不是来游玩的,而是因为你皇兄要参加这次的军事演练。”

“哎,信女小圌姐,你这样下去会找不到恋人的。”

“还好将军命令让我们先护送你回去。”

今井信女头疼地扶额,只要一天不安全将澄夜公主送回日本,总是心感不安。她下意识地按下扶手上的按钮,连通驾驶室的线路询问现在的情况。只不过线路另一端迟迟未有应答,她警醒起来,吩咐鹤田上尉到驾驶室了解情况。

上尉依令走离开机舱走去驾驶室,澄夜公主还在满心欢喜地对今井信女说个不停,今井信女则是一言不发地环顾四周一圈,又低头点开聚光屏幕,浏览穿梭机的结构图。岂料自动舱门关上后十来秒,就听见上尉的惨叫在外面传来。短短片刻,猛站起来的今井信女全身的神圌经都被绷着,她高呼:

“上尉,发生什么事?”

自动舱门毫无征兆打开的瞬间,今井信女下意识搂住公主,伏圌在座椅后,随即响起连续不断的枪声,几颗子弹擦身而过,吓得澄夜公主失声尖圌叫。

“公主,冷静点。”

今井信女嘱咐了一句,早就掏出风衣里的手圌枪,借着座位于座位之间的缝隙,老练地开了两枪,打爆其中一个脑袋,紧接着翻身跳出,飞速避开那些乱射的子弹,贴到门边打了一枪。那一气呵成的动作太迅速,另一个躲在门口的偷袭者还没反应过来便气绝了。今井信女把舱门锁上以拖延时间,重新跑去拉起公主奔往机舱的另一端。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弃船走。”

“什么?!”

今井信女没来得及答话,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刚锁上的舱门就被炸开了,两个穿着同样军服的男子架着机圌关枪激圌情地高呼着她听过多次的口号:

“幕府走圌狗,通番卖圌国,不圌得圌好圌死!”

她眉毛也没皱一下,二话不说就脱圌下风衣,原来她里面一直穿着全圌套线条流畅的紧身战斗驾驶服,她把风衣扔过去扰乱对方视线,趁机又开了两枪,一枪贯在机圌关枪的枪口,一枪射在那人的眉心,又忙着带着公主打开另一端舱门逃亡紧急救生舱。

她们到达才发觉救生舱早就被毁坏了,今井信女不慌不忙地厉色扫视四周,靠着刚看到的设计图想了一条可行的逃生路线。她带着澄夜冲进毁掉的救生舱,催促澄夜赶紧换上里面的宇航服,她自己也拿起个头盔戴上。爆破的声音像海浪般由远至近推来,霎时间,机舱里的氧气系统失效了,有限的氧气又因起火变得更加稀薄。澄夜公主难受得呼吸急促,感觉快要窒圌息而死一般。今井信女守在舱门不时放了几枪,她故意对袭圌击者发话,为公主争取时间换好宇航服:

“这样下去你们只会是死路一条。”

“吾非贪生怕死之人,只盼能完成攘夷大业。”

不好,他们十有八圌九打算毁掉整条船。今井听闻这视死如归的话,不由得再次催促澄夜公主:

“公主,好了吗?”

“好……好了。”

公主狼狈得不行,唯有脱掉身上的裙子直接把宇航服套圌上。她急急忙忙应了一声,才戴上头盔,躲到今井身后,也不敢乱动。今井拔圌出藏在靴子里的小刀,将没了子弹的手圌枪精准地扔去那人的头上,偷袭者愣了一下,反射性地用机圌枪对那空手圌枪扫射,她就利圌用这千钧一发,如同猎豹般跳跃而起,身躯和小刀合二为一支利箭,分毫不差地刺入了行刺者的喉剑,手再一横,切断了颈动脉以确保他立即毙命。

她锁上此处的舱门以隔绝现在身处的空间,和公主一同跑到机舱的最尾端,在闸门上的键盘输入了指令后,闸门就缓缓升起。里面正无声地躺着一架全身灰绿色的泛用量产型MS,浑圌圆厚实的脑袋上方立着一只又长又扁刀型角,正是幕府正规军的标配兵器吉恩——(ZGMF-1017 GINN)基础MS。今井瞥了一眼身后,隆隆的声响在舱门的另一边传来,她跳上了驾驶舱附近检圌查,继而俯身对公主递出手说:

“来。”

公主点点头,伸出的手被今井握住,便闻见恐怖的爆破声越来越近,许许多多的物什被热风卷往后方,像是那里存在一个可怕的黑圌洞。她用圌力一提,将公主拉上来,还没等公主站稳,为了争取时间的今井就匆匆横抱起她跳进了驾驶舱,紧闭上了舱门。今井对着屏幕,纤长的手指在屏幕和键盘上飞快地舞动着,专注地入侵MS的系统,这台MS实际上是专属那位牺牲的上尉,想启动它必须要解锁。

公主和今井一起呆在狭窄的驾驶舱,不自觉感到比刚才放心多了,便脱口而出:

“为什么非要穿着这么难受的衣服不可?”

今井头也不抬,板着脸孔说。

“因为我们不是电视剧上那个背心男。”

话音刚落,驾驶舱就迎来了一阵剧烈的震动,公主啊地尖圌叫起来,震动不仅没有停止,反而越发铺天盖地袭来,完全可以想象到她们原本乘坐的穿梭机现在已经被炸毁成烂铁了。可在这般混乱的境况,驾驶舱的红灯亮起,尖锐的鸣叫吓得公主忙着问是怎么回事。总算成功解锁的今井淡然答道:

“遇袭了,还有其他党羽埋伏圌在船外。”她在烦躁的警报声中草草调试系统,可几番尝试后效果仍旧令她不满意,今井无奈之下放弃继续调改,推动操控杆,短促地叮嘱:“抓紧。”

MS脑袋中间的红色单眼,灵活地亮转起来,外形粗犷笨拙的MS在今井的驱动下缓慢地坐起来,一步踩着一步走到主舱门,拔圌出背后的重斩刀,几下将舱门劈圌开驶了出去。

他们刚脱离爆圌炸不断的穿梭机,出其不意的光束突击就从背后射圌到,今井操控的扎古扭身避过,稳住身型之余端起重突击机圌枪以牙还牙。她这才看清楚屏幕上的四台番号ZGMF-1001白色幻影扎古,不禁一惊。这几台外形和自己正驾驶的机型虽然类似,但那是次世代的机型,卫星殖民地才在昨天的军演上亮相,根本还没有投入正式生产,攘夷浪士到底从哪里得到这么些武圌器?没等她惊叹完,其中一架扎古的高能量远程光束炮就瞄准了自己,她推动操控杆迅速向旁驶开,面对四台新型扎古的夹击,她一边扫射一边闪避,仿佛能事先预圌测到对方的攻击路线一样,只是公主承受着驾驶舱内突如其来的加速,慌得紧圌抓椅背尖圌叫连连。

那几个攘夷浪士被圌迫后退了些许距离,心感这个军官比想象中更难对付。今井的呼吸节奏慢慢急了起来,额上渗着细汗,旧式MS和新型机有着不少差距,她虽然临时调整系统将MS的机能发挥到最大,但适用于普通士兵的标配机子依然跟不上自己的反应。她端着步圌枪扫射,勉强牵制着敌人,间隙中拼命联圌系地球上的幕府军圌队,只是上天像要将她们赶圌尽圌杀圌绝般,连国际求救频道也没有回应。

今井信女向身旁的公主瞄了一眼,实在懊恼不已,居然让公主陷入了这种境地,如果她不顾一切地和那四台机器发生激战,怕是顾及不了公主的人生安全。她分神了那么一秒,敌人终于逮到了她露圌出的破绽举刀劈来,今井卯足力气把操控杆推至最尽,逃过那一记置人于死地的斩击,蓦地转到那机子背后重重地送了他一记肩突,两台机子的驾驶舱都陷入了猛烈的晃动,澄夜公主的双手霎时间松脱,失声惨叫,猛地甩飞到驾驶舱顶部,登时晕了过去。今井慌了一瞬间,咬牙抓圌住这距离下的大好机会,挨准敌人的驾驶舱的步圌枪来了一阵狠狠的穷追猛打,末了,她抢过那机子其中一件武圌器,目无表情地把那快要爆圌炸的残骸踢回给其中一个敌人。

好不容易才废了一台MS,今井信女只感到越来越力不从心,她焦急地伸手把公主拉回来抱在身边,愕然发现她的头部被撞穿了,头盔的玻璃罩上染了一片触目惊心的血,担忧不已的她连叫了她数声也于事无补。

可敌人没让她们喘息,其中一台率领着剩下的两台MS冲去,势要幕府的军官走圌狗亲自尝试这些残圌害同圌胞的高科技武圌器的压倒性圌力量。今井砸了一声,单手拉动操控杆,吃力地在三台MS当中斡旋,千方百计想冲出战线逃脱,只是她心系公主的安危,不免顾此失彼,交战中总是处于下风,险象横生。

她发送出去的求救信号被附近一艘战斗舰艇接收,并发出了回应。今井在忙乱之中听见一把浑实雄厚的男声疑惑地问:

“这是在交战中?”

“你是!?”

“我们是隶属日本幕府的正规军。”

今井刹那感到自己快要得圌救,不及多想,急忙回话:

“我是护送日本国的澄夜公主的贴身保圌镖,现正遭到伏击,要求你们的舰艇收圌容我们。”

“澄夜公主?你说真的吗?”

今井没好气地厉声回圌复,那气势让人为之一振:

“公主已经受了伤,再浪费时间你觉得会有什么后果?”

说话的男子错愕了一下,坐在大副位置上的那个短黑发的男子似有不满地拧着眉毛,操着一口烟酒嗓感叹:

“这女人明明有求于人,怎么那么冲?”

“十四,你说怎么办?她说公主受了伤。”说这话的健壮男人是刚刚跟今井在频道里对话的人——近藤勋,声音如同本人一样浑厚,粗野的国字脸上却是一副温醇的表情。他实际才是这艘舰上的最高指挥官,不过他总不会处处端着架子,反而经常征询大副土方十四郎的意见。

“谁知道她是不是急忙中瞎掰?”

“可是看起来情况很危险,即使她是普通人也应该救她才对。”

不知道是不是被频道另一边的今井信女听见了,勉力交战中的她没好气地大喊:

“我是见回组的军官,军籍JSGA0079。”

“我明白了,我们马上前来增援。”

近藤勋深感此事非同小可,一口答应了对方的要求,下令让全舰全速驶近。近藤勋望了旁边的土方十四郎一眼,立即意会的他怕麻烦地搔着头上的黑发,沉着地问坐在台阶下的通信员山崎退:

“现在谁最闲,就让谁出击。”

“报告副长,一番队,三番队可以,冲田队长正好在发射台整理装备。”

既然偏偏是他也没办法了。副长明知指派这个捣蛋小圌鬼出击多少都会让自己遭罪,但还是硬着皮头让山崎传达命令让冲田出击。

冲田在自己的座机附近和维修人员席地而坐,一起动手研制有趣的机械玩具,偶尔会在天真无邪的脸上流露笑意,栗色的短碎发在失重的环境下随意飘荡,细眉下的圆圌润闪亮瞳孔,像是单纯得没有一丝杂质的红宝石。实在难以看出这个表面无害的少年是这艘舰上的主力驾驶员。

忽然响起的广播令他放下手中的机械。

“一番队的冲田总悟,请马上出击。”X3

“这世道真是连周日也不太平。”

他懒洋洋地抱怨了一句,却乖乖地放开手中的东西,两脚借力在地上一撑,扭身往自己的座机慢悠悠地飘过去,他随手捞起浮在驾驶舱半空中的头盔,娴熟地钻到座位上启动系统,一切准备就绪。


评论

热度(1)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