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战记(二)

冲田总悟稳坐在敞篷的驾驶舱中,详细地检查自己的座机,这台蓝白相间的机动装甲外表跟普通的战斗飞机几乎没有差别,是幕府专门从美蒂公司购买的机动全领域泛用支援武器(Mobile Armor,简称MA),也是第一批正式大量购入的武器。虽然已经与冲田总悟一起服役有三个年头,不过骤眼看去还是醒目如新,除了养护到位,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在他出发之际,驾驶舱屏幕上的小窗口出现了通信员山崎退的样子。

“冲田队长,我已经将具体坐标发到你的座机上了。”

“噢。”

冲田总悟漫不经心地应声,动手查看位置以确定路线。

“护卫公主的保镖正在和三台MS交战中,任务是要将公主安全带回来。”

“哈?”

冲田总悟惊叹了一下,愕然地盯着山崎,他以为这次出动是像平时一样去狙击什么攘夷浪士,哪知道是保护公主的任务兜兜转转又落到自己头上。山崎却换了一副苦口婆心的口气嘱咐:

“副长说,保护公主要紧,不是让你去打架的。”

“我已经厌倦驾驶MA了。这台再不坏,我怎么有机会换台MS试试?”

“冲田队长!”

控制室里霎时间回荡着山崎的喝止声音,在战场上被击落等于必死无疑。冲田总悟和山崎退两人在视频里的对话都被控制室的所有CIC人员听得清清楚楚,纷纷捏了一把汗。近藤勋当是冲田总悟年少气盛,从不会去指责他,土方十四郎也就拿这个常年飘忽无常的下属没办法了。

“我明白了啦,烦人。”

冲田总悟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在他们对话这当儿,冲田总悟的座机已经被送移到跑道起点,他按下按钮,关闭头盔的玻璃罩,并起食指和中指伸到额前挥了挥,自信满满地对负责维修的白发大叔简单地敬了个礼,告诉他回头再聚,意会的大叔点点头就退到发射台跑道以外的地方。驾驶舱内响起山崎按程序播报的一系列复杂的语音,直到确认“出击线路无障碍,发射系统正常”,冲田总悟如剑光的双目锐利地等待跑道前方屏幕的信号灯逐一转变成绿色。

“冲田总悟,空中霸王,出击。”

干脆的余音还留在舰上的发射台上,那架战斗机立即犹如子弹脱出枪膛,瞬间在跑道上消失了。

他不时留意屏幕,循着资料上指出的路线飞速在宇宙中行驶。距离坐标还有一段距离,凭空出现的流弹竟然迫不及待地先向自己的座机投射而来,他移动操控杆,翻转战斗机的位置轻易避过。从流弹的轨迹来判断,几乎可以肯定是从那坐标的方向发射的,看来护卫公主的保镖还剩有一口气。

今井信女施展浑身解数才能再打落第二台幻影扎古,她单手抱紧不省人事的公主,焦虑不安地望着屏幕上告急的能源标式,感到前所未有的身心俱惫,她在狭小的头盔内听闻自己疲倦的喘息声。今井信女千辛万苦地用一台旧式机打败两台最新型的机子,能源已所剩无几了。剩下的两个攘夷浪士虽然被她那精湛的驾驶技术所拜倒,面对着她也是步步为营,可凭四台机的能源轮流耗着她,虽然胜之不武,但岂有不乘人之危之理?两个攘夷浪士在通话频道共同商量后,一人从后撞击,一人从旁射击,她避走慢了才几秒,就被炮击打掉了一条腿,一步步被逼退向地球的大气圈附近。

今井信女躲过了射击,却吃了一记撞击,驾驶舱一阵颠簸,惧于今井信女刚才对战中的气势,那两个攘夷浪士唯有保持距离对准她扫射。她好不容易稳住重心,发射扎古腿上的榴弹。岂料这时候的机子已经弹尽粮绝了,一发榴弹也发射不来。她气急败坏地将枪远远扔向身后,那枪游走了一阵,慢慢被地球的引力吸进大气层,没多久那枪以极快的速度跌入地球,与气体摩擦产生的热量使枪支燃烧殆尽。

现在横在她眼前只有两条路,要么被攘夷浪士耗死,要么跌入大气层被烧死。

仅剩的能源最多撑五分钟,今井信女在生死一刻中冷静下来,她选第三条路。

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和他们来个鱼死网破,就算在此殒命也不能让攘夷浪士利用这种新型兵器来对付幕府的士兵。她将机子推进到最大疾冲向其中一人,打算趁着撞上去的瞬间启动自爆系统。

正当她急起直撞,忽见面前那台幻影扎古头上的监视仪被击碎,然后在那扎古身上布下了一阵枪林弹雨,那人没及时反应防御,机子里的发动机被毁导致爆炸,整台机子在宇宙中灰飞烟灭了。今井信女愣怔了一秒,从屏幕见到一台蓝白相间的战斗机在附近的宙域神出鬼没地绕来绕去。

“是Mobile Armor!?”

她猛地刹住自己的机子,诧异地在旁观看那架显眼的蓝白色MA和仅剩的那新型扎古对垒,以流畅华丽的进行路线和对方周旋,每个动作都能巧妙地避开炮击,仅仅是一台最普通士兵使用的MA,而且还是五年前产的MA,能轻易做到这份上,那机师还真不简单。今井信女稍稍宽心,吁了一口气。

冲田总悟与那架他从未见过的新型MS交战了一会,仿佛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完全预见敌机的攻击路线,又不急不忙地故意窜到他身后连射光束炮,反应不及使攘夷浪士的盾牌毫无用武之地,弄得那攘夷浪士开始急躁起来,索性将盾牌对着冲田总悟的MA扔去,握着斧刀冲来。

冲田总悟得意地哼声冷笑,拉起操控杆纵身急升,忽又以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掉头,重施故技打坏那MS头上的监视仪,再乘胜追击打掉它的手脚,剥削掉它的行动能力,最后把两枚导弹喂到对方的驾驶舱,无法成功紧急脱离驾驶舱的攘夷浪士就湮没在爆炸的火光中了。

今井信女全神贯注地从屏幕上捕捉那架MA的每个动作,技术丝毫不逊于自己,不禁对这机师有了点工作以外的兴趣。这时候通信的频道传来消息,她打开视频小窗口就看到两个穿着黑色束腰军服的男人,只见其中一个面目较粗犷的男人和善地问候:

“不好意思,来迟了。我是真选组的近藤勋,你没事吗?”

“我无大碍,但公主在刚才的战斗中受伤晕倒了,我想尽快让她接受治疗。”

“那你能直接登录吗?”

“很遗憾,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把能源消耗完了,推进器也有受损。”

今井信女正色的回答,近藤勋也不敢怠慢,让发射台开放舰艇入口,让冲田总悟负责收容她们。

接到命令的冲田总悟把MA驶到她们的MS上方,放射出一个金属吸盘附着在那MS的机身上,中间连着一条坚韧的绳索,就这样,冲田总悟驾驶的MA把她们从宇宙中拖回舰艇里,他盯着屏幕中显示的那架惨兮兮的MS,有点为她们庆幸,在距离地球大气层那么近的距离下交战,没死还真是命大,况且还是以一敌四……一想到这,他整个人都沈默了。脸上也找不着他闲时那种宛若单纯少年的气息。

冲田总悟连带她们刚在舰上着陆,他当即开启驾驶舱的遮蓬,解除安全带和头盔便从座位里蹬离,越过空气飘去那架破烂的扎古的方向,那台扎古的舱门也被打开了,冲田总悟定神望去,一心想要一睹驾驶员的庐山真面目。一个苗条修长的白色身影抱着个女孩从中跃出之际,顺带伸手摘了头盔丢到一旁,那如云般的藏蓝色秀发随即飘散在半空中,细细的汗珠在秀丽的脸上飞洒开来,清冽的声音不住地寻问哪里是医疗室。

两人在失重的舰上擦身而过,冲田惊奇地回过身子,她也察觉到了穿着红色驾驶服的人,匆匆回头一瞥,又立即在船员的带领下去往医疗室。冲田总悟像是被冷傲的血瞳灼到晃神,愕然地抓住栏杆定在半空。

是个女人?


评论

热度(2)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