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26

他站在月台眉飞色舞地把手机抛到半空又伸手接好,今井的电话号码得手了。

特意前来迎接的近藤大步冲上前一把将冲田拥入怀,连日来的担忧在确认冲田完好无缺以后全部烟消云散。土方哭笑不得地看着近藤步上前安慰他,却索性被近藤不由分说地紧箍脖子,盼望已久的重聚时刻使近藤激动得嚎啕大哭。

“太好了,你们两个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土方和冲田虽然被自家老大浮夸的反应稍稍吓到了,见惯不怪的两人还是心领神会地相视而笑,任由近藤继续在公众场合丢脸。

惹得对面的精英部队纷纷投以异样的眼光,佐佐木鄙夷地挑着眉说:

“要让小信信你跟这种人呆那么久一定很辛苦了,这次任务完成得如何?”

佐佐木被晾了一阵子还是没得到任何答复,扭头见今井同样看着对面傻傻发呆,于是又重复几次喊她:

“小信信?有犒劳你的甜点哦,小信女你听到吗?”

“嗯,中途有些波折,不过还是很顺利,我们还带来了对幕府图谋不轨的大名。虽然出了点意外……”

“哦?对你来说实属罕见,能说来听听都出了什么意外?”

“那只是我的个人原因而已,不值一提。”

不想作过多探讨的今井伸手从佐佐木手上的甜品盒里拿出一个粉色的甜甜圈咬了一口,觉得不对劲的她放回原位换了一个抹绿色的,她不禁皱紧眉头尝了一口依旧觉得不对劲继续换了另外一个白色的。

与此同时对面的真选组一阵热烈的狂欢,再一次成功吸引今井的注意力,她听见对面一群男人高声讨论今夜去哪家夜店寻欢更好?

“我们就破例一次让总悟也来!这样的话十四也必须得来,怎么样?”

近藤一脸期待地望着主要监护人希望得到他的应允,甚至像约好一样和其他队员纷纷用同样的眼光望着土方。土方头痛地别过脸僵硬地望着冲田似乎更希望他像以前那样拒绝。

向来土方要他向东,他就非要向西,总也有拴不住的一天,心知肚明对方意思的冲田不负众望,解禁一般地高举起大拇指答应了。土方在众人“我要刷爆副长的卡”的暴动中望着冲田僵化了,冲田意气风发地扭头望着正在注意这边的今井打了个招呼。甚至连状况之外的佐佐木也察觉倪端,他试探问:

“怎么了?甜甜圈都是你平常吃的那种,有哪里不妥?”

回过神来的今井冷静地摇摇头,抽身离开的时候低叹了一句:

“真糟糕,甜甜圈全是口香糖的甜味。”

真选组和见回组就此草草暂别,反正他日相见的机会多的很。见回组精英在兢兢业业地维护江户的秩序,那真选组那群男人一定会理所当然地在红灯区里夜夜笙歌。

“阿妙小姐,请你不要大意地和我来一发吧!”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习以为常的阿妙照例先赏了近藤一记左勾拳继而报上官方微笑问好:

“哎呀呀,连土方先生也在啊!真选组这群人渣今晚还真够齐全,你们这群流氓警察花着纳税人的钱来这里寻花问柳脸皮真够厚。”

恶毒的讽刺让土方眼皮也不自觉地跳了几下,只好低声反讽“如果可以选我绝对不来这家”!还没让阿妙反应过来算账,土方就被一哄而上献殷勤的女店员拖着拉着到角落的沙发,毕竟人类天生就是感官动物,和近藤相比,外貌出色的土方的待遇如同贵宾。阿妙只得好好考虑要怎样子把大猩猩敲诈一笔,晃过门口的一刹那停住了脚步,她吃惊地睁大眼睛问:

“稀客,真是稀客,现在应该不是出任务的时候吧,冲田先生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哟,大姐头晚上好!”

几个闻声的女店员也注意到被晾在门口的冲田,都团团围在门口堵得水泄不通,细细端详了冲田一番以后不约而同说:

“恕本店不接待未成年人,不过长得真可爱……”

冲田倒也不生气,做好准备利用自身的优势把面前的一群吱吱喳喳的女人放倒,却被阿妙从中作梗阻止了。

“虽然外表看起来很清秀可爱,但这家伙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交给老娘对付。”

阿妙边说边拧着冲田的耳朵拽到旁边的沙发坐下,并且一边抱怨一边驾轻就熟地倒了一杯冰冻的红牛C摆放在冲田面前。

“真是没想到真选组堕落到这个地步。”

“大姐头,我早就碰过酒精了。”

“麻烦你不要在我面前秀你那个可怜的酒量好吗?真是想想都让我替你感到可悲。”

或许是因为近藤老大这层原因,冲田也会对阿妙毕恭毕敬,因此冲田只是不满地撇着嘴嘟哝阿妙她双重标准。

夜店游戏比他想象的更加无聊,至少他见到坐在对面的土方全程绷着脸敷衍的痛苦场面可以令他这样认定。无所事事的他心血来潮地掏出手机把土方尴尬的场面拍下,随后在电话薄里选中了一个才录入不久的电话号码。善于恶作剧自娱自乐的他确认图片发送成功以后,心满意足地扬起嘴角咬住吸管喝红牛C。

接收到图片的手机不断地在口袋里震动,整个会议都在开小差的今井换做平常肯定会毫不避忌地当众打开手机查看甚至玩游戏,然而她这次却刻意离开席间走到室外才打开手机,从图片上土方被女店员缠身的尴尬场面来看,今井认为冲田肯定是处于极度无聊的状态中发送过来的图片。同样对无聊会议感到厌烦的今井看着屏幕上的时间,又抬头看了看月朗星稀的天空,认真地计算着还会有多长久才会等到会议结束好让她赴约。

“是发生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偶然也和大人分享分享。”

心情不错的阿妙留意到冲田似乎心情同样也很好,随意地调侃了他几句。

“好过分,我们明明是同龄。”

“小新也经常说这种说话,不过无论过多少年,小新在我眼里都像没有长大一样,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很难面对小新有心仪对象的一天。”

“始终有这么一天来临吧,到那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那当然先得过了我这关哦呵呵呵……”

阿妙半掩着嘴巴露出和善的微笑,另一只拿着酒瓶的手不小心一个用力,就把酒瓶捏成了碎片。冲田机械地递过纸巾连声道歉:

“对不起是我错,我不是故意的,你当我什么也没说过。”

冲田如此识时务,不再计较的阿妙也没继续刨根问底,而是慢条斯理地擦净双手感叹:

“不告诉我也没关系,不过小新有心上人的时候表情就是和你差不多。”

“是怎么样的表情?”

“如沐春风的样子,恐怕真选组那群大男人很难会意识到,嘛~~~男人带小孩始终会比较粗枝大叶。”

阿妙有些许得意地看着他,冲田也不禁佩服她的直觉,因为他惯常地认为真选组里还没有人察觉他现在的心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只好坦然地耸了耸肩无奈笑了笑。显然冲田确实不是省油的灯,单靠这样要冲田完全和盘托出是不够的。嗅觉灵敏的他早就有所察觉,便礼尚往来地拆穿她,使平时粗暴的阿妙脸颊上瞬间浮起两片红晕。

“诶诶诶,大姐头你也不赖,我在你身上闻到糖分的味道。”

评论

热度(6)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