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长篇/土冲土/冲信)27

“冲田队长最近看起来有些不同。”

山崎奉上两杯热茶,作为监察可以理所当然地打探别人的私事,这从某种角度来看能算是向上级打小报告吗?

无意飘过的乌云遮蔽了明月,适合爱在夜深出动的利刃在刀鞘里安然沉睡。

“是最近出任务的时间比平时长了对吧?将军!哈哈哈……十四你今晚的棋路太容易看穿了。”

近藤接过热茶,看着已成死局的棋局得意洋洋地宣布土方已经败阵,因为近藤从来在这种智力游戏里都是垫底的输家。

阴暗使猎物慌慌张张地失了方向而胡乱逃窜。

“今晚是我手气不顺才会输的。总悟那小子最近的效率不低,工作后去玩了吧!”

土方不忍再目到败得一塌糊涂的棋局,使诈挥手一抹把棋盘弄得七零八落,原本胜利在望的近藤激动得呱呱大叫指责他,土方却故意无视近藤继续心安理得地接过山崎的热茶。

一直沉睡的利刃待猎物无处可逃的时机猛然苏醒了。

“冲田队长他比平时更爱玩手机了。”

“是最近新出了什么手机恋爱游戏吗?十四你也能帮我下载个APP试试看吗?安卓的。”

“呃……近藤老大,我看那不是游戏,是真枪实弹。”

猎物惊觉死神逼近的瞬间已经咽了气。

乌云再次飘走时月亮才露面,透过惨白的月光看到鲜血淋漓的后巷,才刚停止呼吸的猎物的离奇歪曲死状惨不忍睹,仍带着余温的肉块和腥血融掉白雪,渗人的寒冷终究比不上身着黑衣脸挂笑容的死神

滴血不染的他缓缓地收刀入鞘,随即切换状态打开手机投入永远不会过时的恋爱游戏,连地狱一般的后巷也散发着诡异的腥甜。

“虽然是夜深了,但我不觉得我会在打扰你。”

“我不像有些人那样总是无所事事的,现在很忙。”

“噢,那就是被我说中了,我没打扰到你休息,那老地方见。”

“再说!”

冲田听见电话里响起一阵人类绝望的惨叫以后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挂了线,他吐了吐舌头地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提示音。

所谓的老地方也不过就是真选组和见回组各自管辖的地盘接壤的交界,他们的关系既不高调张扬也不刻意隐瞒任其发展,单纯是因为他们的职业所需以至于频繁活动的时间段多在夜间,毕竟他们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警察。因此真正意识到的组内人员也就不清楚或者半信半疑,隐隐约约之间弥漫着一种踩钢丝的刺激感。

他还一心以为自己会早到,没想到跳上屋顶的时候发现今井早就已经站在屋顶上等他了,看来她的任务比想象中要轻松得多。

“等好久了?”

“是的,你实在太磨蹭了。”

“没办法啦,夜店的姐姐哪里像你,热情得都让我不好拒绝。”

他说的时候还一脸遗憾地无奈摊手,一言不发的今井微微抬了抬头,挑眉瞟了他一眼便淡然地提起剑藏到背后,轻轻迈起略带韵律的步子靠近他,白色长靴带起的雪沫都晓跃动,停在他跟前细细嗅着他身上的味道,皎洁月光下悄悄从指尖游走的时间被定格了,只剩深蓝色的发丝在寒风中摇曳。

她面不改容地拆穿他:

“和我一模一样的味道,所以你肯定是在撒谎。”

“居然这么不解风情我对你太失望了,我只不过看有点时间于是在附近逛了个圈而已。”

“等好久了,能活生生回来就很好。”

颜面尽失的冲田可委屈了,表情无辜得教人不忍心伤害。于是今井不得相当认真地思索:

“嗯……那稍微等等,让我想想我应该怎样说会比较好。”

“笨死了,你装作吃醋的样子不行吗?”

“为什么要这样子?”

冲田有气无力地坐下叹气说她呆说她说她木头说她没幽默感,站在他身旁的今井侧着脑袋用鞋尖踢着挑着划着屋顶上的积雪一字不漏地听他发完牢骚。

“我很认真地思考后,觉得我还是做不到吃醋,因为你根本不会对那种地方感兴趣,你这样子难道不会经常被店员拒之门外?”

“是的,讨厌死了!”

像制服一样严密的外壳正在一点点剥落,褪至显露出最原始的灵魂。只要时间允许也不影响工作的话,可以相约见上一面看天看月看雪,闲话一下家常更会经常说说组内某些成员的坏话,光是研究三国杀游戏就可以耗上很多个小时。

要是真的筋疲力尽就彼此靠在一起,不需言语也不会尴尬,也可以就这样一直坐到天空发亮,倘若不小心入眠再也不用担心漫无止境的噩梦里是一个人,总是会一个人在找,总是会一个人在等。

“我总是在做一个和你很像的梦。”

“是个怎样的梦?”

“那时候的我总是一直在等一个人等了很久,后来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了。”

“后来呢?”

今井自然而然地偏过脑袋靠在冲田肩上,长年累月僵冷的脸容还未被完全融化,犹豫不决的心意让她的瞳孔蒙上了本来不属于他们的茫然之色。

“后来他就不再在了,最近发现我开始逐渐忘了他。”

“那就忘了吧,既然不再回来就别等了。”

“嗯……顺便我必须把不解风情这句原话奉还给你。”

“诶!原来是个陷阱啊?”

明明还无动于衷的冲田此刻却大呼小叫起来。天空中的鱼肚白逐渐发亮,长夜在不知不觉中又走到了尽头,开始喧闹的早上也是他们暂别的时刻。

他们还记得两个警察组今天都有特别公务需要出席,不准时报道又得被上司教训。冲田轻松地率先从屋顶跳到地面上向着真选组所在的方向准备离开,同样要离开的今井向着见回组的方向转身,却因为身后传来的说话而骤然停住脚步。

“真的,其实你过去怎么样我并不介意。”

今井猛然回过头的一刻才发现身后通往真选组的街道已经空荡荡了。

评论

热度(5)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