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总悟中心/土冲土/冲信)真正的29章

我认真考虑过后,我把文章的tag改成“冲田总悟”,这个应该算总悟中心的文吧?所以也不方便打其他tag,以免打扰那些有洁癖的角色粉或者CP党。据我混其他圈的朋友说,我这种类型的人在别的圈一般都要被挂在城墙上鞭打的_(:зゝ∠)_


因为人为的操作失误搞错了顺序了,我把第29章重新发一次

---------------------------------------------------------------------------



醉醺醺的坂田银时从外面回到家中才刚把门锁好,却突然被意料之外的炮声轰得头皮发麻,他呆呆地转身望着炸毁了的家门,一下子头疼着清醒了大声吼起来。

“你们这群该死的流氓税金小偷,大半夜擅闯并破坏民居,你们今天不把赔偿金的问题解决银时我就居家搬迁到你们屯所,你们要把我们养好,我吃了雪糕的好心情都被你们破坏掉了。”

“老板,我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是土方先生一定要让我这么做,钱的问题土方先生会解决的。我该不该脱鞋才进屋子好呢?”

“随便怎么都好了。反正我老早就想炸掉这里了。”

扛着大炮的冲田站在玄关和土方纠结了一番以后,还是穿着鞋子大摇大摆地走进屋内,坂田生气地拽着阻扰他们两个继续入内。

“里面有一个未成年少女在睡美容觉,乱闯进去小心我宰了你们。”

土方摘下香烟不屑问道,眼里尽是深深的鄙视:

“一个?你确定是一个?真的只有一个未成年少女在里面?”

“喂喂,这是什么意思?特意跑来别人家里质疑我的人格你们是有病吗?”

这么巨大的响动,再贪睡的人都会被吵醒。坂田口中的未成年少女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揉着眼睛冒出来,说话也含混不清的。

“小银,我做梦的时候看到有些可恶的人炸掉我们家的门阿鲁。”

“神乐你醒醒,这不是做梦啊,毫无理由地!”

“老板,公主出了皇宫以外最要好的人是你们了。”

“总悟别多嘴。”

“如果是老板的话不要紧。公主她不见了。”

尽管冲田的声音还是保持着风平浪静直奔主题,坂田还是在很快的一瞬间意识到事态严重,不过他也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抓了抓头上的卷毛无精打采地问道:

“所以呢?公主不在我们这里,问我也不知道。”

“不如老板也帮忙找找吧,是宗不错的生意。”

“虽然我很爱钱,但是你们惹我不高兴所以不想接你们的生意,快点从我面前消失。”

土方非常不满地瞟了他一眼打算离开,他原本就没打算要把这个终日看不顺顺眼的人卷进来,从以往经验来看,只要事情一旦和坂田银时扯上关系,绝对会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麻烦。还有一个相当充分的理由就是,钱都是算自己头上的。土方的身体已经先于大脑发出指令,频频催促冲田和他一起从这里离开。

冲田歪着脑袋盯了坂田一阵,似乎扔死心不息。他沿着浓烈的酒气上前靠近坂田,凑到他耳边压低声音偷偷问:

“老板你去哪儿吃雪糕才回来?”

坂田挑着眉反问:

“你管太宽,有本事抓我回去问。”

“你身上有其他女人的味道,听近藤老大说微笑酒吧今晚暂停营业,天寒地冻哪里有雪糕店大半夜还营业?同时还有高级香槟冬佩利提供?”

屋子内持续沉默了好几秒,最后是坂田迫于无奈地答应结束,无法安睡的神乐也牵着定春出门,希望借由神犬的嗅觉找到公主的蛛丝马迹。

坂田很快被逼上梁山坐进了真选组的车。充当司机的土方不解地问:

“你们两个刚才偷偷说了什么?”

“哈……哈哈,什么都没说,只是想为大江户的市民出一份力而已。”

冲田透过车头镜看着后排的坂田僵硬地赔笑,忍不住笑而不语地吹了一下口哨,土方心里的疑问和不爽又翻了一倍于是存心找茬。

“我们基本上可以肯定掳走公主的是攘夷浪士干的好事,跟你脱不了多少关系,所以你乖乖蹲牢去吧。”

“为什么!”坂田从后排车座一跃而起尤其对着冲田大吼:“跟说好的不一样!”

“嗯,土方先生这样说也不全错。老板你可是传说中的白夜叉哦,和攘夷浪士各种藕断丝连纠缠不清,即使不是你干的好事,说不定是你的同党或者认识你的。”

“所以我们索性把你当饵引出犯人,这也行不通的话就随便找个攘夷浪士交给幕府交差呗。”

土方顺着冲田的话接了下去,一想到可以狠狠坑坂田一把可高兴了。冲田又拖长音节接着土方的话作弄坂田。
“咿呀,不知道被近藤先生知道以后要怎么折磨你好呢!”

才明白自己上了贼车的气急败坏地探出身子伸手去抓方向盘并咆哮着:

“你们这群流氓警察怎么可以这样对阿银我啊?快给我停车。”

“死卷毛住手,现在正在驾驶中。”

三人扭打乱成一团,土方除了防着坂田的同时还要应付冲田不分对象的偷袭,根本不能让人好好驾驶,在路况昏暗的马路上左右摇摆的。要不是冲田的手机响起,恐怕他们三个极有可能因车祸横尸街头。

冲田若无其事地退场查看手机来电显示,他接听电话的时候车内的气氛瞬间发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

“我就猜你们现在也没睡觉的机会了。”

另外两个也自觉地停住打闹,被抓到把柄的坂田敏感地凑到冲田旁边偷听,那声音对他来说有点似曾相识。

“刚离开歌舞伎町,沿着大路行驶着。”

冲田一边探头出车窗确认位置一边闲聊家常般地应答,坂田转身用口型询问土方那是谁,土方却没搭理他专心致志地驾驶车辆,只好自己寻找八卦真相的坂田这下更加紧紧地黏上去,连耳朵都竖了起来。

“可以啊,不过事先声明,功劳我是半步不让的。”

坂田确认到那把似曾相识的声音是把女人的声音,第一反应是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29
“嗯哼,那你乖乖站在原地,我们来接你。”

到冲田挂线为止坂田才反应过来,态度立马大逆转和冲田勾肩搭背坏笑着损他:

“冲田君你也真是的……电话那女我一定认识的吧!就当和阿银我扯平装什么都不知道好不好?”

“我要考虑看看,不过这种事情本来就很正常。”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了。”

“老板你说到这个份上,那就成交。”

糊里糊涂的土方看着这个抖S组合互相伸出拳头碰了一下,不怀好意地同时扯起嘴角达成交易,不由得一股寒意爬上脊梁。果然抖S组合很快地换了折磨对象,坂田换着位置滑到中间强行拉下手动挡的同时,冲田冷不防给他来了狠狠一脚,把土方的脚连同踏板一并踩下,失控的汽车就在行人罕见大路上往前方超速飞奔起来,甚至把躲避不及的谜样生物漂亮地撞飞,除了土方僵着脸部神经纠结知法犯法这问题以外,随即响起那句“伊莉莎白”的凄厉呼喊早就被面无表情的抖S组合华华丽丽地无视掉了。


评论

热度(4)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