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总悟中心/土冲土/冲信)30

这章很眼熟?因为之前漏掉了29章,觉得有情节有遗漏的可以倒回去看看新更的29章。

----------------------------正文----------------------------


警车在一个路口中央进行急刹,坂田比谁都要动作快速,抢先探头确认刚才在电话里那声音的主人,蒙中答案的坂田得意地感叹:

“果然真是你啊!”

毫不知情的今井,目中无人地加入车内后排与坂田并排而坐的一瞬间,空气也随即变得微妙起来。恢复正经的土方似乎早就习以为常,更专注于发动汽车引擎只是偶然看看倒车镜。

在屋子里的时候坂田就一直想不通冲田的洞察力为什么会突然变得比以往更加犀利,见到今井本人他瞬间知道缘由,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他们两个可谓是同一类人。只是看他们旁若无人就用特别的方式秀恩爱,全然没有任何要掩饰的意思,根本不能以此作为把柄反过来威胁他。

“已经证实了是攘夷浪士干的好事。”

“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提前将犯人抓到车上来了,你真的不需要由衷感谢我吗?”

“非常感谢,严刑逼供请务必交给我们见回组。”

“听你的。”

“等等……这难道一开始是个圈套?”

懵然惊醒的坂田终于才意识到自己太大意,一边咆哮一边闹腾,被前排的冲田转身伸手扳过自己的下巴尖,说得真有其事一样。

“不要紧,我会温柔对待你的,最多不过把你倒吊起来然后将可乐灌进你的鼻孔而已。”

“这已经很糟糕了。”

坂田汗毛倒竖地听着今井不甘落后的空灵声音随即在耳边卖力地响起:

“把你绑起来推到木马上用皮鞭抽打似乎更好。”

“阿银我可是十佳良好市民,你们这些闲得精力无处发泄的警察留着去滚床单造福社会吧拜托了。”

“死卷毛你真吵。”

“青光眼你个FFF团给我闭嘴,都怪你把好好的一个人培养成一个变态小鬼,你最应该去反省。”

土方忽地倒吸一口凉气把烟抽到最尽,忍着揍人的冲动用力地握着方向盘。莫名其妙严肃起来的土方使闹哄哄的车厢陷入了安静。坂田不知为何觉得自己刚刚说了不得了的话而乖乖闭嘴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委屈地斟酌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千辛万苦在戒备森严的幕府带走公主,如果没有最大限度地利用好的话,公主还活着的机会很大,即使我不担保她毫发无损。是吗,土方先生?”

这哪里像是安慰别人的话?前排的土方和冲田不约而同地望向倒车镜,土方黑线地看着他回答不上来,单机的冲田无趣地别过头自己打圆场,他早就有留意到今井其实是满脸心事重重。

“要是……要是当时我答应了公主一起过夜的要求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这不像你风格,现在自责来也是无补于事,我们要有实际行动更好。”

“所以……所以……”今井双手紧紧握住横摆放在大腿上的大刀,咬紧牙关地下定决心,“我一定要将对公主不利的人统统铲除。”

“嗯,我理解。”

“总悟……!”今井愕然地顿了顿,僵硬的表情松懈了些微,转眼又像平常一样发话:“我们现在必须去码头,逐个逐个集装箱查清楚,今晚会有飞船接应他们,要在公主被转移地点之前救回来,无论是谁反抗的话一律格杀勿论。”

在到达江湖吞吐量最大的码头的期间,没有人吭声表示有任何异议。值得庆幸的是夜间天气除了比白天更加寒冷以外算是很好。他们分头行动之前一起说好为了不至于打草惊蛇,必须要不动声色地行动。才暂别不到几分钟,大家又因为土方凑巧发现被人乱扔的食物包装袋重新聚集在一起。看见食物包装袋就条件反射感到饥肠辘辘的坂田抬头望天祈祷事情赶紧完结,乌云飘过时总觉得黑影尤其浓重,盘旋在头顶上一阵“嗡嗡”的声音让他头晕脑胀,很快就被炮响打断了。

集装箱被冲田强行用大炮炸开柜门,码头的一角因此变得格外不平静,避免打草惊蛇的约定又被他抛诸脑后了。他们现正搜查的集装箱什么货物都没有,却仍能见到乱扔的食品包装袋和食用水的瓶子。

“食物和水,是人类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

“这是当然,人类是无法依靠恶心到死的蛋黄酱就能生存下去的。”

“裤子都脱了,大半夜你们拉我下水就是要我看这些?你们作为警察也太失败了吧?”

除了今井以外的三人七嘴八舌地发表意见的时候,有另一把男子的声音得意洋洋地从中插入。

“幕府的走狗都不带脑子上街的吗?哪里会有人傻乎乎站在这里让你们来抓?”

“我们眼前不就有个这种白痴吗?假发你见到警察组不走要干嘛?

“不是假发是桂,你们要活着走出去也不容易,更别说要救人质。”

“喂喂假发你别告诉我这真是你干的好事吧?这么想不开?”

尽管坂田认为这绝不是符合他性格的行为,但头顶上越来越沉重的“嗡嗡”声音让他开始怀疑这不是幻觉。被骂作幕府走狗的三人不由得凶神恶煞地望着他,桂依旧一副大仇得报的样子唠叨他们一旦走出集装箱暴露于人前,几乎等同马上见到阎罗王。完全无视恐吓的今井和坂田正准备离开他们身处的集装箱,土方和冲田很有默契地掏出手铐将他绳之于法,桂才恍然大悟地惊叫:

“你们要对我做什么?”

土方没好气地吼回去:

“我们要以绑架罪名逮捕你,假发你就从实招来。”

“你们这群走狗不识好歹,我只是好心想来告诉你们公主被捉到哪里去。”

这句话有着足够的魔力让今井转变态度去对待通缉犯,她听后想也不想就停住脚步转身反问语气里明显有几丝难以抑制的真挚急切:

“公主在哪里?快点告诉我。”

“今晚会有一班飞船在非正常时段开……”

桂的话突然断在昏暗的集装箱里,所有人听见枪声响了一下也就警惕保持安静,靠近门边的坂田险险地躲过一发子弹,立马震惊地把脑袋从外面缩回来压着嗓子感叹:

“原来假发真的没有蒙我们,现在外面非常危险。”

当今井意识到桂的意思是指公主会被人利用飞船带走的时候,首先竭力冲了出去,望着码头停泊飞船的位置跑,全然顾不上零碎的枪弹冲自己而来,那种拼命与往日相比弥漫上了不该有的感觉。

“那女人不要命……”

“土方先生,这里先麻烦你和老板他们挡一挡,别一不小心就死了。”

桂刚又来了那么一句未完的话,冲田就抢先抛说话紧接在后冲了出去尾随今井,土方的劝阻早就被他抛诸脑后了。零碎的枪弹顿时演变成枪林弹雨,暴露了位置的两人成了主要的追杀对象,冲田都不禁怀疑绑架公主是个幌子,他们的性命才是目标。

坂田和桂目瞪口呆地看见忍无可忍的土方骂咧了一句以后,果真豁了出去故意往容易被发现的地方跑,托土方当诱饵的福,集中在一处的枪林弹雨自然而然地分散成两片区域,冲田才得以好好利用更多的空隙活动,迎头顶着在身边擦过的子弹追上今井,硬是把她拉到一边角落里暂避,强硬的语气带了些许责备。

“冷静点!。”

“时间无多了。”

“胡乱冲过去更浪费时间。”

越来越集中往他们扫射的子弹声音开始密集起来,庇护他们的墙壁在子弹的攻势下接近崩溃边缘,要听清楚说话也实属不易。冲田索性让今井别做声,贴到她耳边简单扼要地耳语了几句,今井信服地恢复安静地点了点头。

常年在大大小小的战场上锻炼出的良好素养使他们的身心瞬即进入状态,同时露出别人不自觉会恐惧的眼神,以纯熟的待发姿势背靠背地握住刀,默默地感受着背部传来一致的心跳声音以此作为行动的倒计时,心跳和血液凝结到最冰点的一刻今井首先把刀鞘扔了出去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正中下怀的敌人举枪把刀鞘当做耙子集中开火,断开几截的刀鞘落地极短的一刻才意识到是障眼法,勉强调整方向却已经为时已晚,没能精准射出的子弹对冲田来说完全不足为惧。

冲田在行动之前很肯定地告诉今井这种事情绝对不会难倒他们的。

在冲田完美的掩护下今井算准时间窜出来,配合他漂亮地扫尾,过程迅速得像流水线一样,而且与以往的工作对比,效率提高了一倍,工作量却减少了一半。分毫不损血洗了一条通往飞船的道路,一边强行突破.一边收割亡魂。

“银时,那里不就是一番队队长和见回组副长刚刚跑去的方向吗?变得真安静啊!说不定那两只幕府走狗已经魂归西天了哈哈哈哈哈哈……”

“你有空关心别人,不如先关心一下自己吧。”

他们被武装齐整的敌人团团包围,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喘一口气,桂和坂田却没有利用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思考如何死里逃生,而是轻松地背靠着背闲聊,从他们两个的表情里看不出有任何紧张的情绪,别人还误以为这是他们的巨大破绽。

站在不远处的土方和他们两个相比是天差地远的状态,桂的说话让他不禁分神地小声嘀咕“像冲田总悟那种鬼缠身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挂掉”!绷紧神经的他只是这样简单地想了不到一秒,子弹就从暗处冲他来,及时反应避过才幸运地没被射中要害,脸上被子弹呼啸擦过时留下了一道血痕。

土方稳住身子调整姿势正要给点颜色对方看看,却听见两把声音在头顶从天而降:

“去死吧!”

紧接着头皮严重发麻了,坂田和桂两人齐声喊道跑上来,相当不厚道地利用自己的脑袋做踏板凌空跳起,坂田看准躲在暗处要再次对土方发起偷袭的敌人把手中的刀投掷了出去,早就有备而来的桂也把自己全副家当一下子扔到敌人的另一个藏身点,随着呛鼻的火药味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和热浪席卷而来,使人不禁唏嘘“狂乱贵公子”这个设定早就被人遗忘多时。

被人这样子踩了一脚不生气才怪,桂沾沾自喜地着陆没几秒,土方趁他还在陶醉之时一不做二不休地掏出手铐给桂戴上了。

“幕府走狗到底知不知道要感恩?”

“我会回去屯所我慢慢感谢你。”

“现在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吧?副长大人。”坂田有气无力的适时插话正好帮桂解围:“解救公主还是要支援下属也好!”

疑虑未消的土方依旧不肯放过攘夷浪士的头目:

“本来就是攘夷浪士一手策划针对幕府的,桂小太郎无论动机还是出现的时机都太巧合了点,对了,坂田银时从前也是赫赫有名的白夜叉本尊呢!”

“副长大人你的疑心病太厉害了吧,其实整件事都跟假发有关与我无关。”

“就是就是!”

桂刚像说相声地点头赞同坂田的说法,回头就被坂田抽了一记,最终才一本正经地老实招供,听他娓娓道来……

“虽然我们恨不得让腐朽的幕府马上倒台,不过绝不伤害无辜的平民百姓和幼弱妇孺,对手下也同样如此要求着,同样地,我痛恨打着推到幕府旗号的人抹黑真正的攘夷志士,即使你不相信也罢,但你别把那些用龌龊手段的歹徒和我们攘夷志士混为一谈。就算你们不动手,今晚我也会亲手解决,所以我才会没有继续待机出现在这里,我知道幕府的公主现在确实在那条船上做人质,而且……”

而且飞船内如桂所说的一样戒备森严,满布打手看管。一旦和幕府的谈判不能令他们满意就立马将公主撕票。绑匪把公主随意遗弃在冰冷的甲板上,手脚被绑嘴巴被封的公主,放弃挣扎闭上哭肿的眼睛,全身因恐惧而打冷颤。不知道是否因为临死前产生的幻觉,总觉得眼前是一片昏暗。

飞船内的部分电路被人刻意切断导致大部分环境都陷入黑暗状态,绑匪无法顺利与幕府继续谈判于是忙得不可开交。公主的耳朵贴着地板,感受着空气弥漫着可怕的味道让她觉得即将要窒息;绝望地听着吵杂的脚步声,逐渐地,逐渐地消失在地狱的彼岸……

微弱的咒骂混进漆黑飘荡在血腥的空气中:“恶鬼!”

“诶,原来那里还有个人没死。”

冲田不以为然地回头看了看不远处倒卧在血泊的人类,鲜血顺着他手上的刀滴落,汇成他脚下潺潺流淌的河流,那个尚有气息的人类因冲田的失误才会痛苦地没有死去。那个人的直觉告诉他自己的脑袋上方正悬着死神举起的刀,随后就在惨叫中彻底一命呜呼。

干脆利落完成补刀的今井连多看一眼确认也不愿意。不假思索地快步跑上前和等待多时的冲田汇合,结伴同行在无数尸骨堆砌成的地狱里。

评论

热度(5)

  1. 言临方尖碑 转载了此文字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