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迷途》(总悟中心/土冲土/冲信)31

“银时,小心你身后!”

说时迟那时快,桂拼尽力气的一声大喊使放松警惕的坂田反应过来却已经太迟,他被桂重重地推开一旁,代替他受到枪击偷袭的桂不慎脚下一滑跌倒在地上。土方二话不说冲上前掩护把偷袭的敌人利落地解决。

坂田脸色煞白地扑上前扶起跌倒在地上的桂,受伤的桂奄奄一息地倒在他怀里,见此坂田跪在地上激动地仰天大喊:

“假发!”

“不是假发,是咳咳……咳……桂。”

“假发!”

“真没想到我的性命会绝于此,不能活着见到百姓过上没有战争纷乱,平凡幸福的日子我实在不甘心。银时啊!”

“假发!”

“请你务必一定要加入我等攘夷志士,一定要活下去,日本的黎明靠你了。”

“假发!”

“请你记住帮我照顾北斗心轩的老板娘,但不准打她的主意,还有定期喂养伊莉莎白。”

“假发!”

“还有记得第一时间要帮我解开手上这把枷锁……别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现在帮你解锁行了吧,求你们两个别再演了,好恶心啊!”

一阵恶寒过后,土方还是忍无可忍粗暴地桂手上的手铐砍断,至此就当把欠下的人情归还。刚才还在扮演悲情英雄的两人重获新生地站起来,只顾着点评对方的演技太浮夸,可桂还是义正言辞地反驳说:

“我说的话都不是出于演绎需要的。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银时的愿望是什么?”

“我想想看啊……”坂田摸着下颚认真地陷入沉思:“我想普普通通地经营着万事屋,悠悠闲接点小生意,赚些钱足够养得起一个穷凶极恶的女人,偶然到街上溜溜狗,然后看着两个小鬼长大成人,到老了,一起坐在椅子上看风景的时候老伴可以为我斟酒……”

他们一语不发地听着坂田的说话勾勒出未来的画卷,这种名为平凡的幸福,对这个时代的很多人来说是消费不起的奢侈品,只能以想象作望梅止渴。待坂田静静说完以后,桂又好奇地问土方:

“那你呢?作为幕府的一份子你们到底渴望的是什么?”

他可能为别的女子想过,可实际又想也不敢想,那些到底是什么呢?他抬头望了望飞船停泊的位置,似乎也被桂问倒了。

幸福并不会无缘无故从天而降,因为天下掉下来的除了希达,也有可能是混蛋希达。

“啊,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撑开伞就能飞起来呢,果然还是不行啊!”

尽管对方长得清秀白净,笑容满脸,但在漆黑一片的船舱内打伞的准不会是好东西,从冲田和今井那种同步的高度戒备反应来看,这在所难免的一战会相当凶险。

“我是闻到了血的味道找到这里的,看来我找对方向了。”他脑袋后橙色的麻花辫随着他的动作摆荡着,像在热情地对目无表情的两人招手。“什么嘛?搭理一下人家好嘛?要不是把那位哭得可怜的小公主马上给杀掉了。”

今井一听到这话,常年不见波澜的瞳孔泛起了不容易察觉的愤怒,恨不得把他当场碎尸万段。神威也察觉到了,被她的反应刺激得更加兴奋难耐。然而冲田慢悠悠地挡在她面前,不容置疑地对她说:

“我比较喜欢一对一,我要告诉全天下这片战场我承包了。”

“那人的眼神……”

“喂喂,你可别忘记你的任务是救公主,不是来打架的!”

冲田让今井衡量清楚自己的目的以后,今井闷着声提醒他此行的共同目的都不是打架,又皱着眉头瞪了那个人一眼才舍得转身离开。那个人看着他们两个觉得好玩,没有由来就收起伞对准今井射击。“哐当”的一声就被冲田眼疾手快地轻松劈成两半,那人更加热血沸腾地张开眯眯眼望着冲田说话,冲田的反应从来都是沉默的。

“看得出你也等很久了,和我一模一样杀人狂的双眼。”

没跑几步的今井忽然不能继续挪动脚步,从那个人口中说出的话语像唱片倒放,她无法忘记自己昔日也对冲田说过一模一样的说话。现在他们走得越来越靠近,总感觉也越发接近某些丢失已久的东西。那种熟悉的感觉,像手心接过公主赠与的不知名植物一样,连他们都不知道姓名的东西在悄悄生根发芽。为了寻回那些已经丢失的东西,不断奔跑的今井跳到了高处搜索,生平第一次显得有少许激动地向着对面深陷绝望的人儿呼喊:

“公主殿下!终于找到你了!”

“信女小姐!”

公主一扫阴霾地从地上挣扎而起,竭力压着哭腔高声回应今井。锋利的刀瞬间成片成片地抬起了头。今井居高临下地扫了一眼指向自己的霍霍利刃,弓着腰咬着刀鞘拉出太刀再一次预入虐杀模式。

无论哪边的战场也好都是杀气腾腾。冲田和那个混蛋希达早就杀红了眼,在最开始的交锋已经把对方和自己的武器都废了一半弄致两败俱伤,混蛋希达的肩上还深陷着半截断了的剑尖,冲田的肩上也被伞端捅出了个见到血肉骨头的洞,他们疯狂的样子似乎很乐在其中。冲田见到对方抽回雨伞砸到不知道哪个角落并发出巨大的声响,像没有理智驱使一般索性赤手空拳挥向自己。跟以往很多对手不同,这个是他所碰到过最难缠棘手的,而且还是个话唠!冲田几下都是绷紧神经地回避着他的攻击,他就没停过地发问:

“呐,你叫什么名字?”

冲田没搭理他的同时把随手把倒插在尸体上的刀拔出来刺向他的心脏。

“你一定觉得很寂寞吧,所以才会到处找我,我也一直在找你,兔子太寂寞会死掉的哦!”

冲田依旧冷着脸并且把手中的刀抛了出去,那人笑着轻松地歪过脑袋漂亮地避过。

“说说嘛!我告诉你吧,我的名字是神威!”

“冲田总悟。”

冲田站直身子无所谓地眨了眨眼睛,不带感情色彩地把名字报上,瞳孔里映着神威那张眯眯眼笑脸,在知晓自己的全名以后瞬间睁开眼睛露出狰狞的笑容,再一次挥拳冲来,蕴藏巨大怪力的拳头甚至把钢板焊接而成的舱壁顺着他奔跑的方向拉出了裂缝。那一刻冲田再一次确切地明白了,跟神威交手根本就没余地可言。

评论

热度(3)

©方尖碑 | Powered by LOFTER